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職場 > 遇見曙光遇見你

更新時間:2020-04-10 07:50:38

遇見曙光遇見你

遇見曙光遇見你 燈火闌珊 著

連載中 蕭渡安凈

遇見曙光遇見你中主要人物有蕭渡安凈,是燈火闌珊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創作品,正在落初火熱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一場命案,將桀驁不馴的刑偵隊長帶進她的世界。懷疑、信任、救贖……命運的齒輪將她和他糾纏在了一起。市局刑警隊長與酒店繼承人兼心理學碩士攜手并肩,在偵破一個又一個撲朔迷離的案件中情愫暗生。

精彩章節試讀:

城東某家咖啡店。

蕭渡進門,掃一眼四周,最后把目光定點在角落一手攪拌著杯子里的咖啡,一手拿著手機湊到耳邊低聲說著什么的女人。

從側面看,她的五官線條很好,沒有一絲情緒的臉上,看起來反而有種格外禁欲的冷淡氣質。

就她了。

蕭渡勾了勾唇角,朝著她走去。

他站定隨之坐沙發上,沖著對面的人笑得跟二百五似的,開口就是問:“安凈?”

對面的人有幾秒的愣滯,似乎確定他的身份后才低聲對著傳聲筒說:“我這邊有點事,你先按著我說的改,改完發我郵箱。”

“蕭先生,你遲了……”安凈抬手看了眼腕表的時間,緊皺的眉頭越發緊,“三分鐘。”

“如果我說來的路上順便抓了個小偷你信嗎?”他說完,抬手招來店員,話一轉,“給我來杯……”

他挽起的襯衫袖子露出手臂的肌肉線條,手肘撐在桌面上,斜眼看著向著他們走來的店員。

一整天來來回回那么多人,每天做著同樣的事情,難得看到一道養眼的風景,店員不由多看他幾眼,紅著臉搭話:“先生,您需要來杯咖啡嗎?”

蕭渡捏成拳頭的手低著下巴,盯著說話的店員,唇瓣上下一動:“涼白開。”

明明是普通不過的一句話,卻讓店員的臉莫名發燙,她忙著避開視線,急急忙忙應了聲就轉身走。

安凈合上電腦,不悅的問了句:“蕭警官,你日常辦案也這樣?”

“哪樣?”

蕭渡視線微微一側,沖著安凈一笑,她抬起眼正好撞上他眼帶桃花的眸子,隨即不慌不忙的別過臉。

蕭渡帶著笑意的眼角微妙一彎,露出一絲玩味兒:“作為一男的,喝溫水顯得多娘炮,再說,我們這種天天出外勤的,涼白開的待遇算好了。”

安凈嘴角一扯,他要是窮得連杯咖啡都喝不起,絕對過不了安家人那關,更不可能坐在她的面前跟她相親的。

“蕭先生,我……”

安凈才一開口,就被蕭渡口袋里傳來大張偉版本的《葫蘆娃》打斷。

她皺了皺眉頭,正要開口,卻看到蕭渡抬手示意:“不好意思,局里的電話——我在聽,你說……唉,你能不能有事說事,我第幾次相親關你屁事兒?”

剛端起咖啡的安凈嘴角一扯,本來打算好好跟這一次的相親對象處處看的想法被眼前的人斬斷了。

卻在這時聽到蕭渡不同于剛才的語氣說:“我在附近,這就過去。”

蕭渡掛斷電話,抬頭看一眼安凈,后者似乎正有離開的想法,跟他同頻率起身,頓了動作看他:“既然蕭先生不是第一次相親,回去怎么說,應該不用我告訴你吧?”

“先生,您的冰水。”

店員不合時宜的***來一句話。

“冰水免費?”蕭渡將看向安凈的視線轉移到店員身上,拿起她端著的冰水,咕嚕咕嚕喝了半杯,“真有急事,沒法兒送你回去。”

轉身離開,他還不忘給店員送上一個媚眼。

安凈滿頭黑線,一邊好奇誰給她介紹的奇異生物,一邊彎身收拾在等蕭渡時用來辦公的手提電腦。

拿著東西走到前臺時,收銀員卻告訴她,剛才離開的男士已經買單。

蕭渡離開之際還不忘維持他最后的紳士,但在安凈眼里,他那所謂的紳士卻已經碎成渣。

……

云城六月的天氣,悶熱得讓人心浮氣躁。

在擁堵時段跟行政班一樣朝九晚六的市中心,街上的人一個個兒臉上寫滿了“我趕時間”四個字,仿佛誰要攔下他們就是犯下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

坐在“有字母的大眾車”內的蕭渡降下車窗探頭看一眼前邊直接導致堵車的交通意外,這要擱在平時他倒不急不躁,但眼下有個重要的案子等著他。

他低聲罵了句:“哪個傻X撞了車不肯賠錢?”

等了三分鐘車流依舊沒動,蕭渡這才不得不下車,走到交通事故現場,長臂攬上交警同志的肩膀:“兄弟,跟你商量個事兒唄。”

“誰是你兄弟?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妨礙……”

交警正要開口罵,看到蕭渡遞過來的小本子,在本子上的寸照跟他的臉來回看幾眼,才硬生生的將走到喉嚨的話咽下去,轉而賠上一臉笑:“原來是……”

“我的車堵在后面,鑰匙給你,你處理完這事幫我把車開回你們大隊,我晚點過去取。”

蕭渡說著,也不給對方開口拒絕的機會,把鑰匙往他手上一扣,一溜煙兒跑了。

交警朝著他的背影一連“哎”了好幾聲,只看到他抬起手擺了擺:“勞駕。”

蕭渡彎身進了被警戒帶圈起來的現場,法醫白涂已經勘查完現場,正準備回去。

看到今天出門前明顯搗拾過的蕭渡,不由頓下腳步:“蕭隊這是在約會中途被叫過來的?”

“難得公休,正忙著相親——里面什么情況,人是什么時候死的?”蕭渡沖著白涂動了動下巴,吐字清晰無比。

說到案子,白涂瞬間變得嚴肅,黑框鏡片后面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凌晨五點,前后不會超過半個小時,對班的同事沒看到她來上班,打她電話沒人接,上午十點被人在雜物間發現,身上沒有明顯被硬物傷過的痕跡,不排除突發疾病死亡的可能,但具體要等到尸檢報告出來才能最后確定。”

蕭渡盯著白涂看著:“今天下班前能不能出結果?”

看到白涂略為難的樣子,蕭渡拍了拍他的肩膀,和顏悅色一笑:“案子結束請你吃飯?”

“得,沖著蕭隊這頓飯,就算加班加點今天晚上我也要把結果發給你。”

蕭渡的一頓飯可是他們一個月的工資!

白涂樂呵呵的說完,夾著本子急忙離開現場。

蕭渡瞇起眼睛透著縈繞的煙霧朝著里面探了探頭,問邊上的新來的實習生秦越:“酒店怎么說?”

到底是實習生,乍得聽到領導問話,下意識的抬頭挺胸,站得筆直,姿勢且僵硬,以最快卻又字句清晰的語速說:“出面的是酒店的大堂經理,酒店負責人還沒到。”

“都死了人,領導縱然有幾個億的生意要談也得緩口氣派個說得上話的人出面吧?”蕭渡朝著現場走去,低聲罵了句,“什么破爛玩意兒。”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1章 你遲到了,蕭警官
  • 第2章 殺她的原因
  • 第3章 心理學
  • 第4章 沒懷疑你
  • 第5章 嫌疑人
  • 第6章 沒有理由懷疑你
  • 第7章 他不是兇手
  • 第8章 我是顧問,不是你的家屬
  • 第9章 你家股市跌了?
  • 第10章 這件事你怎么看
  • 第11章 沒有懷疑過她
  • 第12章 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 第13章 被發現了
  • 第14章 偽裝得太好
  • 第15章 贖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