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武俠 > 武行時代

更新時間:2020-03-20 07:13:32

武行時代

武行時代 時雨z 著

連載中 閆繼川孫冼奇

精選熱書《武行時代》是來自時雨z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閆繼川孫冼奇,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很多年前,當人們第一次意識到體內的神秘物質可以使用后,由習武者們組成的名為江湖的世界就開始漸漸有了雛形。時至今日,習武的風潮已經滲透到了大陸每個角落。習武者的大量涌現,武宗的蓬勃發展,為這個時代蓋上了名為“武”的印章。

精彩章節試讀:

很多年前,當人們第一次意識到體內的神秘物質可以使用后,由習武者們組成的名為江湖的世界就開始漸漸有了雛形。

隨著時間的推移,與武學相關的各種機制慢慢成熟、完善。

時至今日,習武的熱潮已經席卷了整片大陸。武學的發展在此時迎來了高峰。

明政王朝,作為大陸上面積最大的國家之一,這里矗立著大大小小幾十座武宗,有著數以萬計的武林人士。武學的蓬勃發展在這里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王朝某森林中。

小路兩旁的樹木郁郁蔥蔥,十分茂盛。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在一棵大樹延伸出來的粗壯樹枝上蹲著兩個人。

那是兩個身著布衣的少年。

其中一人約摸十七八歲的樣子。他的五官立體,容貌甚是俊朗。一頭淺棕色的長發高高束起,看上去既精神又帥氣。

而另一個少年年紀則要小一些了,看模樣最多不超過十六。

少年的相貌相對于帥氣的棕發少年而言要普通的多,但是長得也算周正。

他有著一頭算不上長的黑發,跟棕發少年一樣高高的束于腦后。但不同的是,他的額前留著細碎的劉海兒,這讓原本年紀就不大的他看上去又減齡不少。

從剛才開始,棕發少年就扭頭看著路北邊,似乎在等什么人。

“老大,我們都等了這么久了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他到底還來不來啊?”

黑發少年有些泄氣的問。

“嘖!”棕發少年咋了下舌,一臉不耐煩的說道,“廢話,肯定會來,我們不是都打聽清楚了嗎。俗話說得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耐心等著!”

黑發少年聞言小雞啄米般的點了點頭,“哦。”

回答完黑發少年的問題,棕發少年重新將目光轉向北邊。

棕發少年名叫閆繼川,今年十八歲。黑發少年叫孫冼奇,剛滿十六歲。他們兩個都是孤兒,一直以來都相依為命。

今天他們躲在這里,正謀劃著要干一件“大事”。

也不知又等了多久,閆繼川遠遠的看到了一輛馬車。

“來了!”

深邃的眼中精光一閃,閆繼川利落的從腰間抽出一塊黑色面罩蒙在了臉上。

“趕緊的。一會兒就過來了。”

閆繼川瞥了剛剛才把面罩拿出來的孫冼奇一眼,催促道。

“哦哦。”

孫冼奇胡亂應著,慌慌張張的把面罩系上了。

輕風拂過,吹得樹葉嘩嘩作響。

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個車夫在慢慢的趕著馬車,馬車周圍還跟著六名衙役。

就在離大樹還有六七米左右的時候,閆繼川低聲說了句“上”,隨后他便利落的從樹枝上跳了下去,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孫冼奇緊隨其后,但因為落地的時候不太穩,哐了個趔趄,差點兒沒摔倒。

閆繼川直接翻了個白眼兒,“笨蛋。”

“什么人?!”

衙役們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紛紛抽出腰間的官刀,防備的指著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蒙面人。

閆繼川干咳了兩聲,大聲叫道:

“打劫!里面的人,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

沉寂了兩秒,馬車里傳出來了男人的笑聲。

那聲音尖銳難聽,隔著車廂都覺得刺耳。

笑完了,車廂的簾子就從里面被緩緩拉開了,一個身穿華服的男人探出頭來。

他看上去五十歲上下,長得尖嘴猴腮,一副奸相。

中年人上下打量了閆繼川和孫冼奇一眼,不屑的哼了一聲,叫囂道:

“真是瞎了你們的狗眼!知不知道老子是誰?我可是石平鎮縣令張衛!打劫打到本官頭上,活的不耐煩了吧?”

閆繼川聞言絲毫不怵。他瞥了張衛一眼,悠悠的說道:

“就因為是你所以才要打劫啊,要換成別人我們還不動手呢。”

“……什么意思?”

張衛冷著臉問。

“能有什么意思。就是打定主意要劫你這個狗官,怎么的吧。”

閆繼川一副無賴的語氣回道。

“你!”張衛語塞,隨后氣急敗壞的大叫,“都給我上!殺了這兩個該死的劫匪!”

聽到命令后,衙役們紛紛舉著刀朝二人沖去!

閆繼川深邃的眼睛微微一瞇,而后運轉起全身內力主動沖向了對手!

只見他靈活的躲過一個衙役的劈砍,同時抬掌輕輕的在他肚子上推了一把。

沒想到就是這看似沒有用力的一推,竟生生將衙役推飛,而且好巧不巧的砸在他身后的同伴身上,兩個人一起狠狠的摔飛出去!

底下的那個被砸的不輕,不住的哀嚎。而正中閆繼川一掌的衙役吐出一口鮮血,直接昏了過去。

唰!

一個衙役猛地揮刀砍向孫冼奇!

孫冼奇趕忙躲避,然后瞅準時機一把抓住衙役握刀的手腕,另一只手緊握成拳,卯足力氣重重地打在了對方肚子上!

衙役短暫的叫了一聲,劇痛之下雙腿失去力氣,“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手里的刀也隨之掉了下去。

孫冼奇呼出一口氣,松開了他的手腕。

此時,閆繼川已經把剩余的幾個衙役都收拾掉了。

他們倒在地上,昏厥的昏厥,哀嚎的哀嚎。僅僅這一會兒的功夫,衙役們就全軍覆沒了。

張衛震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手里保持著掀簾子的動作,愣在了當場。

車夫見情況不妙,慌忙跳下馬車跌跌撞撞的往回跑了。

張衛瞬間反應過來,趕忙跟著跳車。可是還沒跑出兩步,后衣領就被人拽住了。

“上哪兒去?”

說著,閆繼川手上一個使力就把張衛甩在了地上。

張衛痛叫一聲,慌忙爬起來跪在了閆繼川面前。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我我我……我把錢都給你,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張衛一臉驚恐的磕頭討饒,剛才那副硬氣的模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閉嘴。”

閆繼川不耐煩的扔下兩個字。

張衛聞言瞬間乖乖的把嘴閉上了。

閆繼川白了他一眼,轉頭看向一旁的孫冼奇,“看好他,別讓他跑了。”

“好嘞。”

孫冼奇答。

隨后閆繼川輕松的跳上車夫馭位,鉆進了馬車里。

過了一會兒,閆繼川從馬車里出來了,手里還提著一個黃色的小包裹。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