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武俠 > 斬鐵劍與焦尾琴

更新時間:2020-04-11 09:44:16

斬鐵劍與焦尾琴

斬鐵劍與焦尾琴 卜春萌 著

連載中 周劍黃琦

經典美文《斬鐵劍與焦尾琴》由知名作者卜春萌最新創作的武俠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周劍黃琦,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僻靜的山村,年幼的兄妹,因為一場屠殺,家破人亡。寒冬已至,只有彼此依靠,相互取暖,方能活命……江湖險惡,兩個幼小的孩童如何生存,經歷種種磨難,機緣巧合開始學習內功;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一把斬鐵劍與焦尾琴,一段血雨腥風的故事即將開始。

精彩章節試讀:

華夏神州,自盤古開天,女媧造人之后,世間便多了一種生靈,他們自稱為人族。

初生的人族非常弱小,經常被其他野獸吞噬,而后人族中有大智慧者,觀摩野獸捕食之法,創造出技擊之術,人族方能在這自然中站穩腳跟。

隨著時間的推移,技擊之術又衍生出許多流派,其中最大的兩個分支就是外功和內功。

外功注重肉身修煉之法,以打磨身體為契機,磨煉搏殺技巧為基礎,只重殺伐,不重養生,故修煉之初異常強大,只是隨著年齡的增大,武者氣血開始衰弱,許多暗傷就會爆發,修煉外功的高手,通常壽命都不長。

而內功則與之相反,只注重調理內息滋養身體,從而延年益壽,然如此,搏殺技巧就差了許多,但修煉內功的武者并不在意,他們直認為,內息一直壯大下去,生命就不會停息,自然能與天地同壽,達到飛升仙闕的目的。

而我們的故事,就從江蘇鎮江,龍崗村開始……

“哥哥,哥哥等等我!”一個扎著小辮的小女孩,跟著一個大一點的男孩身后。

“快點,一會還得回家,要不爹娘會罵的!”小女孩兩歲,男孩則是她的哥哥,今年四歲。

男孩身背后背著一個竹簍子,簍子有點大,如果男孩蹲下,簍子就剛好立在地上。

“哥哥,那我跑快點。你一會給我抓只小鳥!”男孩有些怕妹妹鬧,只能答應。

“哥哥你看,那有好多哩,牛牛粑粑。”男孩朝妹妹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灘灘的牛糞在不遠處的路上。

男孩大喜,帶著妹妹就跑了過去,這些牛糞不算臭,已經在這里有兩天了,只要撿回去再曬一天,就可以用了。

有人會問,撿這些牛糞干嘛?那個年代,牛糞可是個生火做飯的好東西,牛吃進去的草很多都沒消化完,拉出來后,只要曬干了就極易燃燒,而且沒多少煙子。

男孩直接用手撿起牛糞,往身背后的簍子里裝,妹妹也學著哥哥的樣子,把牛糞放到哥哥背后的簍子里。

兄妹二人拾了半簍子牛糞就準備回去了,因為天兒快黑了,而且再撿多了就背不動了。

“紫竹開花七月天,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歡,手跨紫竹籃,身穿紫竹杉,美麗的紫竹花開胸前,采了一山又一山,好像彩蝶飛花間,紫竹開花七月天,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歡,手跨紫竹籃,身穿紫竹杉,美麗的紫竹花開胸前,采了一山又一山,好像彩蝶飛花間,紫竹開花七月天,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歡,手跨紫竹籃,身穿紫竹杉,美麗的紫竹花開胸前,采了一山又一山,好像彩蝶飛花間,采了一山又一山,好像彩蝶飛花間”兄妹二人一起哼起了《紫竹調》,一路邊走邊唱,來到了龍山山腳。

龍山不過是個小山包,高約二十來丈,山上叢林密布,卻沒有什么猛獸,就連狼也是很少見的。

“哥哥,哥哥,我要小鳥!”

男孩看著自己的妹妹,無奈的放下簍子,抬頭看了看,確定了一棵樹上有鳥巢后,男孩雙手抱著樹,雙腿用力一蹬,不一會就爬到了樹中央,伸手在鳥窩里摸索,只是鳥沒摸到,卻摸出來一些鳥蛋,他將鳥蛋放進母親給他縫的小荷包里,便從樹上一躍而下。

“哥哥,小鳥鳥呢?”妹妹喜滋滋的對哥哥問到,鼻涕都快拖到嘴里了都不自覺。

“今天沒有小鳥,不過我找到了鳥蛋,我們回去把它們孵出來,你就有小鳥了。”

“好嘞。回家孵小鳥咯,我要做鳥媽媽,哥哥就是鳥爸爸!”妹妹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哼著歌,哥哥在后面背著簍子吃力的跟著,夕陽西下,一路歡聲笑語……

“娘,娘,我們回來了,你看哥哥給我掏的鳥蛋!”妹妹獻寶似得把鳥蛋拿給自己的母親。

“你們去哪了?糊的跟個小泥猴子似得,你哥哥呢?”

妹妹見母親有些生氣,畏畏縮縮的說到,“哥哥在外面曬牛粑粑,我們出去撿牛粑粑了。”

“唉,沒事不要出去亂跑,快,洗手去,一會就吃飯了,臉也洗洗!”母親從妹妹手中接過小荷包,催促著她去洗漱。

男孩將牛糞鋪在自家院子之后也去洗了手,坐在院子里休息。

“栓子,沒事別帶著二丫出去亂跑,外面那么危險,知道嗎?”母親對著男孩說到。

男孩笑了笑,“娘,我們不去多遠,就撿撿牛屎,爹爹下地干活夠辛苦了,完了還要去砍柴,我只是想他能多陪陪我們。”

母親聽了男孩的話,眼角有些濕潤“娘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孩子,好了,不說了,一會爹回來了我們就開飯。”母親進屋去了,留下男孩一個人在院子里休息。

突然一雙小手從背后蒙住了男孩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男孩認真的想了想,“小貓?不對,小狗!”

二丫生氣的放開了手“哥哥是小狗,二丫才不是哩!”

栓子見二丫生氣了,趕忙學著小狗叫“汪,汪汪!”只把二丫逗得咯咯直笑。

天色有些晚了,栓子,二丫和母親坐在屋里飯桌上等著父親回來,父親沒回來,誰都沒動筷子,二丫看著桌子上的飯菜直流口水,乘著母親沒注意,二丫悄悄地把手伸向了其中的一盤菜,她的動作,卻被栓子看見了,啪的一聲,栓子伸手打在了二丫手上,二丫粉嘟嘟的小臉上寫滿了委屈,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

“家里的,我回來了!”母親聽到呼喊,急忙跑去開門,從父親背上接過柴薪,父親去洗漱了一番,一家人才開始吃飯。

突然,母親想起了什么,轉身從廚房里端出一個盤子,盤子里七八顆鳥蛋滴溜亂轉。

二丫一看見鳥蛋煮熟了,眼淚都下來了,“壞娘親!哇,我的小鳥鳥,你還我小鳥鳥!”二丫不管自己餓不餓了,就開始哭起來。

母親有些尷尬,呆呆的不知道怎么說話了,栓子趕忙說“二丫,別哭了,咱們明天再去捉幾只,你要多少,哥哥都給你,好不好?”

二丫抽泣到“你說的是真的?我們拉鉤,誰說謊就是小狗!”

栓子趕忙答應,父親在一旁看著,他是個老實的莊稼漢,不善言辭,看見一場危機被自己的兒子化解,就坐在一旁嘿嘿傻笑,然后拿起鳥蛋開始剝殼。

第一顆剝好給了栓子,第二顆給了二丫,第三顆給了自家媳婦,就這么輪了兩圈,只剩兩顆,自己吃了一顆,又給栓子了一顆,栓子見自己妹妹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又把自己碗里的鳥蛋給了妹妹,二丫才破涕為笑,一家人就這么其樂融融的吃著飯。

晚上,栓子帶著二丫睡在里屋,父親母親睡在外屋。

栓子一家姓周,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龍崗村,和他父親一樣,祖上也是在地里刨食。

母親是隔壁村子的,姓呂,栓子和二丫都是乳名,孩子要大些才能起名字,免得被閻王惦記上,叫小鬼勾了魂去,所以不管是父親母親,還是村子里的人,都管他兄妹這么叫。

豎日,天一亮,父親就帶著農具出門了,二丫則不停地搖晃著自己的哥哥。

“哥哥,起床了,我們去抓小鳥鳥。”

栓子揮了揮手,“讓我再睡會。”

二丫有些生氣,“哥哥說話不算話!哥哥是小狗!”說完哇的一聲哭了。

栓子拗不過她,只能起來了,女人的臉就是六月的天兒,說變就變,更何況兩歲的小女孩,二丫見哥哥起來了,馬上就露出了笑容,也不管眼淚擦沒擦干凈。

兄妹二人洗漱完了,栓子又背起他的竹簍子,拉著妹妹出門了,還是和昨天一樣,他們二人先去撿了半簍子的牛糞,栓子才帶著妹妹去了龍山,一路歡聲笑語不斷,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村子的方向,開始飄起了濃煙,砍殺聲哭喊聲不斷。

“哥哥,你看,那有鳥鳥!”

“噓……”栓子敏捷的爬上了樹,躡手躡腳的靠近著鳥窩,栓子猛的一出手,抓住了一只麻雀,卻還不甘心,將鳥窩里的蛋全部放進了荷包。

栓子正準備從樹上下來時,瞅見了村里的濃煙,這個時候怎么有人造飯?不對!那不是做飯時候的煙子,做飯時的煙不會是黑色的,如果是黑色的煙子,那飯做好了也吃不得了!

栓子趕忙跳下樹,拉起自己的妹妹,往靠近村子的方向跑。

來到離村子近一些的林子里的時候,他二人藏身在草叢里,栓子怕妹妹哭喊會壞事,于是死死的捂著二丫的嘴。

聽著村子里傳來的哭喊聲和砍殺聲,栓子嚇得小臉慘白,二丫也死命的掙脫著栓子的手,只是力氣太小,怎么也掙脫不開。

他兄妹二人等到村里漸漸安靜了,也不敢回去,只能再默默地繼續待在草叢里,直到天完全黑了,栓子才拉起妹妹,往村子里走,只是一路行來,沒有了熟悉的招呼聲,只有地上零星散落的血跡……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山村
  • 第三章 乞兒
  • 第四章 逃跑
  • 第五章 黃琦
  • 第六章 拜師
  • 第七章 朋友
  • 第八章 天分
  • 第九章 青皮
  • 第十章 蘭芝軒
  • 第十一章 老乞婆
  • 第十二章 花魁
  • 第十三章 授藝
  • 第十四章 正邪
  • 第十五章 善惡
  • 第十六章 緣由
  • 第十七章 大考(上)
  • 第十八章 大考(中)
  • 第十九章 大考(下)
  • 第二十章 兄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斬鐵劍與焦尾琴或者回復書號7447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