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官場 > 問鼎官路

更新時間:2020-03-18 18:28:10

問鼎官路

問鼎官路 梅花三弄 著

連載中 丁長林章亮雨

主角是丁長林章亮雨的小說叫做《問鼎官路》,是作者梅花三弄最新寫的一本官場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丁長林點背不是因為升不了官,而是被冷艷的女局長當成了殺人嫌疑犯,糾纏不休……

精彩章節試讀:

山風習習,但是此刻的丁長林呆呆地坐在一棵樹下,他不敢想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在他不遠處稍微平坦的空地上,白布覆蓋在一具尸體上。

那是他的領導,直接領導,靖安市常務副市長梁國富。

"誰報的案?"這時警戒線外圍走來一位領導模樣的女警官問道,這里離丁長林坐的地方不遠,他本能地抬起頭看著那個領導模樣的女警官,那張精致而又漂亮得讓丁長林吞過口水的臉上,此時冷若冰霜。

女警官這么一問,便有警察指了指丁長林,那人朝著丁長林擺擺手,示意他過去。丁長林倒是想過去,可他站不起來了,他倚著背后的樹,雙手撐著地,他是真的想站起來,但是試了好幾次,最后都是一屁股坐了去。

女警官見丁長林又一屁股坐了去,冷著臉走到他身邊,抬腿就是一腳,把丁長林從樹底下直接踢飛,摔出老遠。

女警官這動作又快又狠,周邊的警察全傻眼了,而摔得又痛又惱的丁長林脫口罵:"你個死娘,"后面的話,還沒出口,女警官箭一般沖了過來,明明是一對很勾人的丹鳳眼,此時無比凌厲地瞪住了丁長林,丁長林把后面要罵的話乖乖地咽了下去。

女警官自始至終沒說一句話,示意身邊的警察,把丁長林架著帶到了警車上,于是,警車前面開道,后面救護車緊緊跟著,但是目的地不同,丁長林被直接帶到了市局,而救護車則是去了醫院,他們把梁國富市長送進了太平間的冰柜里。

丁長林被獨自關在一間辦公室里,門外站著人看著他,他是梁市長死亡的唯一目擊證人,梁國富怎么死的,這些都需要丁長林來答。

一個地級市的副市長在山上上吊***了,這事不簡單,相信市里一定亂了,丁長林不想去想市里亂不亂,此時的他已經心涼了。

丁長林想著他是梁國富的秘書,雖然只是跟著梁國富干了一年多了,在外人眼里,自己肯定是梁國富的親信,而且,梁國富吊死,自己還在身邊,這怎么能說的清?

唉,想想這些,丁長林心里暗付,自己的仕途是完了,不坐牢就不錯了,他想著這些事,內心里悲觀到了極點。

"咣當"一聲,門開了,那個親臨現場的女警官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一個男警察,手里抱著一個文件夾子。

此時,丁長林的思緒漸漸穩定了,不再是在山上時,嚇得站不起來的那個丁長林了,秘書的靈活思維和敏銳的觀察力慢慢都來了。

"你就是梁市長的秘書,丁長林?"女警官問道,仍舊一臉冷若冰箱。

丁長林默然地點點頭,發現自己確實恢復了神志,從被嚇傻到恢復神智,這段時間可不短。

丁長林抬頭看了他們一眼,雖然隔著一個桌面,但是他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女警官的威壓和極不友好。

"我是市局的章亮雨"女警官公事公辦地自報家門。

"我知道,章局長,我們打過交道,就在昨天,的公安英模表彰大會上"。丁長林說道。

那是丁長林第一次見到章亮雨,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盡管穿著寬松的制服,卻藏不住一對傲人的風景,英模表彰會上,章亮雨是唯一的女警,大約因為激動,她胸前的風景波濤洶涌般地此起彼伏,引得坐在第一排的丁長林不斷吞口水的同時,隨手在一份替梁國富寫的講話稿后面畫起了章亮雨。

那對大胸在丁長林筆下,夸張地成了兩個大肉球,圓圓滾滾地迎著他邪惡的思想不停地發射著,他整個人變得很有些輕浮和不安分,那支梁國富送給他好好寫材料的鋼筆更加肆意地勾勒著,章亮雨豐盛的胸,修長的***,還有那一身英姿煥發的制服誘惑,成了丁長林在這個會上最大的樂趣。

丁長林正如癡如醉畫著章亮雨時,主席臺上的領導們開始頻獎了,第一個就是章亮雨,當主持人念著這個名字時,丁長林一驚,抬頭直視著她,這個漂亮得讓人吞口水的女人,竟然是年近五十政法委書記方勝海的填房,我靠啊,好白菜真他娘的全讓豬給拱了。

此時方勝海跟在梁國富身后給英模們頻獎,他人矮不說,整個人圓滾滾的,如只上了粉的東瓜,卻偏偏喜歡疏那種"地方支援中央"的發型,可他那一小撮頭發,典型屬于地方也不富裕,非要打腫臉充胖子,每次看到方如海,丁長林就想笑,沒想到他娶了一個如花似玉還英姿燦爛的女警。

一種深深的婉惜,當場沒壓住,讓丁長林憤怒地在章亮雨的人物畫像旁寫了一句"一棵又鮮又嫩的白菜被方肥豬給拱了",寫完時,丁長林的視線不自覺地又掃向了章亮雨,卻瞧見臺上的方勝海瞇著眼似笑非笑地瞟著他,嚇得他趕緊垂著頭,把章亮雨的畫像收了起來,裝作很認真做筆記的樣子,再也不敢抬一下頭。

散會后,丁長林帶著章亮雨的畫像離開了,那只鋼筆和講話稿被他隨手丟在秘書室里,難道他偷偷勾畫章亮雨時被她發現了?那飛過來的一腳是這個女人在公報私仇?

不可能,這個秘密鎖在辦公室里,這女人不可能知道。

丁長林不敢相信地捉摸著章亮雨,而章亮雨也盯著他,足足三十多秒,才冰冷地說道:"現在是我問你問題,你如實答就行了,不要插話,明白嗎?"

丁長林點點頭,說道:"明白"。

"你打電話報的警?"

"對,我打的"。

"你是什么時候發現的?"章亮雨問道。

"我還是從一開始說吧,我是去接梁市長上班的,但是梁市長說想去山上的靜安寺看看,那里他經常去,和那里的和尚關系很好,還一起下棋,我就跟他一起去了,當時我是真的一點都沒發現有什么問題"丁長林一邊說,一邊憶著今天早晨的所有細節。

但是他想破了腦袋,也沒想起來今天早晨梁市長有哪里不對勁,如果他真的是想去***,卻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這份定力丁長林怕是一輩子都學不來。

"到了寺廟里,在進寺門時,他身對我說,他找這里的主持問點事,我就明白了,他不想讓我跟著進去,我就沒去,靜安寺的主持解簽解的很好,我猜,梁市長肯定又去求簽了,最近他經常去"

"你就這么一直在外面等著?"章亮雨冷冷地打斷了丁長林的話,問道。

丁長林搖搖頭,說道:"當時他的工作手機在我這里,市里有個會議要開,市領導要先碰個頭,齊書記的秘書給我打電話問梁市長什么時候能到?我這才進去問問梁市長是不是該走了,但是,我在寺廟里沒看到他,寺廟不大,我問了里面灑掃的和尚,他說看到梁市長去后面了,后來,就看到梁市長掛在樹上了"。

"然后呢?"章亮雨追問了一句。

"然后我先喊和尚一起把他抱了下來,但是已經沒有呼吸了,這才打電話報警,還有120,這些事情那些和尚都可以作證,其他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了"。丁長林說道。

丁長林話一落,章亮雨起身繞過審訊位,直接走到他身邊,一邊說:"你編!接著編!"說完,抬腿又是一腳,坐在被審訊位置上的丁長林又一次被踢飛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五看書

回復問鼎官路或者回復書號3103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天津时时彩时间表 600221股票 国际股票指数 河南省快三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 走势图排列5 佳永配资 投资金融 北京期货配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七星彩今晚开奖直播 极速时时彩一分钟网址 股票推荐软件哪个好 360彩票甘肃快3走势图 群英会胆拖投注金额表 时时彩软件购买 炒股就是毁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