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靈異 > 道門奇術

更新時間:2020-03-31 08:50:30

道門奇術

道門奇術 佚名 著

連載中 齊慕張天生

近日風靡網絡的小說道門奇術講述了齊慕張天生之間一系列的故事,作者佚名通過對主角經歷的細致化描寫,讓讀者對小說欲罷不能。一個小道士的成長奮斗史!誰說道士就要跳出紅塵外,不在俗世中?大千世界,紅男綠女,我都來看個遍,小道來也!

精彩章節試讀:

噶!

一聲突兀的烏鴉叫,劃破了大山的濃霧。山腳下傳來驚疑聲音:“好聒噪的老鴰子!”

“師傅,你害怕老鴰子么?哈哈,我可不怕!”山道上漸漸露出兩個身影,一老一少,老的年過五十,穿著一身淡青色袍子,佝僂著背,面皮灰白,頭發稀疏。年少的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眉清目秀,身上卻是一件黑色袍子,手里拄著拐杖,笑著說:“不就是老鴰子叫了一聲么,看把你嚇的。”

“蠢貨,你懂什么?”老人揮揮拳頭,冷冷說:“書上說,世間萬物,但凡不通人語,必曉陰陽。老鴰子又叫黑銀獸,相傳日出飛于陽間,日落歸于陰曹。這老鴰子忽然一叫,肯定有問題。”

少年一呆,趕緊拽住老人衣服,苦著臉說:“我就說這深山老林有危險,你偏要走。咱們要是走在大路上,打個車,坐個飛機什么的,不是早就到了么,偏走山路,累死我了!”

“齊慕,你小子什么時候能開竅?”老人打了他一拳,哼道:“記住,我張天生是道士,你齊慕也是道士,咱們是方外之人,要苦修,趕緊走,前面看看去。”

齊慕往前跑了一步,回頭一咧嘴,笑道:“什么清修,師傅別騙我了,昨天在上陽縣,你讓我去乞討飯菜,自己卻跑到酒店里大吃大喝,還問那女老板要微信號,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張天生勃然大怒,抬腳就踹,齊慕笑著往前跑,跑了一陣,再回頭看,看不到師傅,只見一片濃霧。齊慕忍不住喊道:“師傅!”

師傅!師傅!師傅!

一聲叫完,四周竟然同時傳來聲音,不是那種山崖回聲,而是不同聲調,忽高忽低,好像周圍都是人,在學著齊慕叫喊一般。齊慕睜大眼睛,恐懼油然而生,退了兩步,忽的踩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伸手拿起,白森森的,竟然是一節手指骨頭。

“媽呀!”齊慕連忙甩掉手里東西,咽了口唾沫,周圍又是想起此起彼伏咽口水的聲音。緊接著傳來笑聲:“臭小子,不跟著我,亂跑什么?”

齊慕定睛一看,濃霧中現出張天生的樣子來。齊慕連滾帶爬,哭喪著臉:“師傅,這,這里有鬼,快走快走!”

張天生也不說話,轉身就走,齊慕趕緊跟上,嘴里還說個不停,卻不見張天生有回應。齊慕稍微冷靜一些,并排走到張天生面前,抬頭剛要說話,卻嘴巴張大,發不出聲來。

腿上面是上身,肩膀上是腦袋。這些都沒錯,只是腦袋上,卻沒有半點皮肉,只剩一副森白骷髏。

齊慕還沒反應,張天生已經回頭看著他,腦袋上正常,并沒有什么骷髏。齊慕呆了又呆,張天生轉身又是往前走。

這一下看得清楚,張天生腳下,只有一片濃霧,卻看不到腳了。

齊慕伸手捂著嘴,睜大眼睛,不敢再跟著走了。那張天生轉過身來,冷冷開口:“快走!”說著伸手拽來,那手好似鋼筋鐵爪,牢牢拽住,齊慕嚇得魂不守舍,忍不住大叫:“滾開”

張天生動作一滯,緊跟著濃霧四散,一柄歪歪扭扭的桃木劍伸了出來,壓在齊慕肩膀。齊慕回頭一看,張天生站在身后,神色驚疑,沉聲說:“臭小子,讓你亂跑,差點著了鬼引路的道兒!”

“鬼,鬼引路?”齊慕呆了:“什么鬼引路?”

“書上說......嗨,你自己看看前面好了!”張天生手里握著桃木劍,皺了皺眉。

齊慕扭頭一看,嚇得眼睛睜圓。面前霧淡,哪里還有什么路,只有一條鴻溝懸崖,剛才齊慕只要再走一步,勢必摔個粉身碎骨,再沒人形。

“我想起來了,你那破書上寫過,鬼,鬼引路是一種陣法,當你置身其中,會看到各種幻覺,”齊慕咽了口唾沫,說:“這些幻覺會引著你到死,不死不休!”

“什么破書,那是《道士行為守則》,是我們道教正統教科書,你小子不好好學,還想不想畢業了?”張天生打了齊慕腦袋一下,沉聲說:“這里奇怪得很,抓著我,我們往前走。”

齊慕不敢再松手,緊抓著張天生,折回路上再走。已經到了中午,陽光猛烈,山風習習,到底還是讓濃霧散開了一些。

順著小路走了兩步,面前豁然開朗,正前一個平地,野草豐茂。齊慕剛想松一口氣,忽的臉色一白,指著前面,顫抖著說:“師傅,你,你看。”

張天生看了一眼,頓時皺起眉頭。風一吹過,野草彎腰,正中露出幾具森白骨架,無皮無肉,周圍骨頭四散,亂七八糟堆放在一起。

齊慕想起剛才撿起來的手指骨,又看到眼前場景,更是害怕,本想拽著師傅就走,張天生卻徑直走過去,拿著桃木劍,在那就幾具白骨上比劃兩下,然后懷中掏出一本藍色古樸小書,翻看了一頁,忽的臉上大變:“好邪性的法子!”

齊慕壯了膽子,跑到周天生背后,急道:“師傅,什么意思?”

張天生揮了揮桃木劍,說:“這里山風陰冷,這些白骨暴露在外,本該腐蝕不堪,但這些白骨卻干燥的很,而且中間尸骨完整,四周零落,按照天元厚土陣勢擺放,再看這里峰回路轉,正符合陰陽交匯之理,讓這一帶山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鬼引路!”

張天生頓了一下,又說:“普通人要是上山,肯定有去無回。只怕這里,還埋著不少人的尸骨!”

齊慕心窩子都要跳出來了,聽到這里,哭喪道:“山下賓館的二狗都說了,這山不能走不能走,你偏要從這里過,這下好了,我們也落在這里了,我可不想和你這個糟老頭子埋在一起!嗚嗚嗚!”

張天生氣得吹胡子瞪眼,呸了一聲,說:“怕什么,有老子在,能讓你走不出去了?只要別再有老鴰子叫,這地兒,就和剛才沒兩樣,你小子要是想留在這里,就亂跑吧。”

齊慕當然不敢,連忙拽住張天生衣服,賠笑道:“不跑不跑,師傅,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跑。哦,為啥不能有老鴰子叫?”

“書上說,這種地形叫陰陽地,交匯陰陽,要是黑銀鳥叫起來,就會開啟陰陽門,”張天生說:“那這里的鬼引路,就不一般了,我們......”話還沒說完,忽然“噶”的一聲響,一只黝黑老鴰子從天際飛過。

齊慕一呆,張天生暗叫不好,拽起齊慕轉身就跑,就在這時,剛消散的霧氣重新匯聚,,緊跟著各種聲響突起,又似沉重敲鼓聲,又像刀劍尖銳聲,又如炮彈轟炸聲,不絕于耳,齊慕只覺目不能視,頭暈轉向,只是手被抓著往前,剛想張嘴喊一聲,卻發現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臭小子,不能說話么?貼到鼻子下!”一聲大喝,穿透各種聲響,直達齊慕耳朵。齊慕只覺被抓著的手里塞進來一張紙,想也不想,吐了唾沫粘在鼻下,一張嘴:“師傅!你在哪兒,我,我怕!”

“老鴰子害我!”濃霧中傳來張天生喘氣聲:“四周無數個鬼引路,被這一聲老鴰子叫給引出來了。”

“咋辦?”齊慕幾乎哭出來,手上一重,又是傳來張天生的喘氣聲。齊慕驚了一下,叫道:“師傅,你,你怎么啦!”

“混小子,跟我背靠背,雙腳背對齊,一起往外走!”張天生喊了一聲,齊慕趕緊順著指示去做,兩人并足而行,走著走著,張天生吐出一口氣:“還好還好,小子,別亂走,跟著節奏,動作慢,跟著我左腳右腳一個慢動作......”

“師傅,你就別跟我唱歌了!”齊慕苦著臉:“我都要尿褲子了,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

張天生志得意滿,邊走邊笑:“知道師傅的厲害了吧,還是那句話,知識就是力量。平時讓你看書你不看,這次出去,給我好好看書,知道沒?”

齊慕看師傅氣定神閑,自己也不怕了。他生平最喜歡懟自己師傅,這會兒張嘴就來:“什么呀,你也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這要是再來些黑銀鳥呢,你還行嗎?”

話音剛落,頭頂又是“嘎嘎嘎”幾聲,一群老鴰子好似烏云,黑壓壓一片飛了過去。本已有些散去的濃霧和聲響,頓時又濃郁起來。

“糟!”張天生喊了一聲,齊慕心里一驚,趕緊走路,卻發現肩膀沉重,好像有什么東西壓著,每走一步,身上就加重一分,好像要把自己壓扁一樣。

“臭小子,臉在哪里!”濃霧中,張天生一聲喊,齊慕呆了一呆,仰起頭來,正好碰到張天生的手。張天生打手摸著齊慕臉頰,然后握著下巴。

齊慕一愣,心里頓時悲涼,完了完了,是不是走不出去了,師傅這么摸我的臉,估計是想跟我來個永別,哎呀,死定了死定了!

還沒讓齊慕悲傷,下一刻,一個清脆的耳光子響起。張天生左手捏著齊慕下巴,右手頻出,一下下抽著齊慕臉頰。齊慕腦袋一空,啥也反應不過來,就這么挨了幾下,鼻子一酸,鼻血頓時噴了出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1、山鬼引路
  • 2、陶俑娃娃
  • 4、逆天改命
  • 5、有女柔夷
  • 7、道門奇術
  • 8、登山破陣
  • 9、地宗道士
  • 10、又見秦柔夷
  • 11、僵持多年
  • 12、故人相見
  • 13、靈動三關
  • 14、修煉氣脈
  • 15、夜半怪聲
  • 16、人不如狗
  • 17、老林探險
  • 18、一方世界
  • 19、人面鬼蛛
  • 20、水潭異變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道門奇術或者回復書號3383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