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職場 > 醫寵無雙:老婆,請指教

更新時間:2020-03-31 11:03:38

醫寵無雙:老婆,請指教

醫寵無雙:老婆,請指教 輝輝小菇涼 著

連載中 雅淑于晨

《醫寵無雙:老婆,請指教》是輝輝小菇涼最新完成的一本職場小說,小說中的人物寫得花開千朵、各表一枝,對人心的把握很準,強烈推薦。醫寵無雙:老婆,請指教小說試讀:天天做夢,像連續劇一樣,夢見著同一個男人。她恐懼著,大汗淋漓地醒來,發現,一切不過是夢一場。伴隨著這場荒誕的夢,她遭遇到一系列的變故,被未婚夫拋棄,房子被賣,父親另娶,她幾乎就要走投無路了,居然還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女孩拉著她的衣服不撒手,叫她媽咪!!全世界都灰暗了,夢里的那個男人,卻真的走到了她的身邊……是夢,是真?女孩說:媽咪,請不要再猶豫了!就讓我幫你吧!我們一起把這個帥哥醫生拐回家!!

精彩章節試讀:

夜色低沉,連一絲微風都沒有。

雅淑覺得空氣簡直悶熱得要命。

初夏的晚上,怎么熱成這樣?好像全身毛孔都被熱氣蒸出了汗似的。她不安地動了動,身上沉沉的,似乎有了一些莫名的重量。

一種違和感襲上了她的心。果然,男人溫熱的氣息噴在她頸邊,那種肌膚相親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閃躲開:“不要。”

未婚夫總是喜歡跟她玩這種游戲,她說過很多次了,結婚之前,她是不會把身子給他的,當然,這次也一樣。

男人低笑了一聲,并不打算放過她,動作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更加變本加厲。

她想推拒,全身力氣卻仿佛被抽走了,她想睜眼,眼皮卻重得不像她自己的一樣。

她抬起了自己的手,按住了他的腦袋,不讓他再繼續往下。

掌心的發絲,柔軟而纖細。

她未婚夫的頭發是板寸,身上的這個男人,竟然不是她未婚夫!

她一驚,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眼睛也睜大了。

“你是誰?!”她大聲喝道,心里恐懼萬分。半夜,伏在自己身上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他是誰?!

男人抬起了自己的臉,在朦朧月色中,和她打了個照面。

男人的眉很濃,雙眼大而亮,還有挺拔的鼻梁,他一定很喜歡笑,因為他的眼角還帶著淡淡的笑紋。她甚至移不開自己的眼睛了。她確信,她不認識這個男人,如果她認識,她怎么會忘記那樣一張極好看的臉?他幾乎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了,就像一個明星走出了電視機,活生生的……呃……趴在她身上一樣……

看見她那么訝異的表情,男人居然還滿臉笑意,奇怪的是,此刻他的笑容竟讓她有種溫暖的錯覺。“怎么了?”他問,眉毛微微挑高,好脾氣的問。

“你……你是誰?”雅淑的聲音不由低了好幾個音階。她更想問的是,你為什么大半夜出現在我的床上,還對我……

男人眨了眨眼睛,居然表情有些無辜:“雅淑,我是阿初啊。”他甚至伸出了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怎么了?”男人的聲音也很好聽,溫柔的,低醇的,就像電臺DJ一樣有磁性,雅淑整個魂魄好像都被他的聲音給攝去一般,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阿初?雅淑的頭腦一片空白,她認識這個人嗎?怎么她的記憶里是一片模糊?

更可怕的是,她的嘴動著,發出了連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聲音:“喔。阿初……”

她恐懼了起來,想讓自己說不,更想扭開自己的臉,可是,她的行動根本就不受控制。

她的眼睛睜到了最大,可是,隨即男人鉗制住了她的手腳,她的身體反應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應該感覺到惡心的,她應該感覺到恐懼的。

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的手,他的嘴,就像有魔力一般,她忍不住像只小貓咪一般嗚嗚地叫著,蹭著他的身體。

她是個壞女人……她是有未婚夫的人啊……

她怎么能把要留給別人的初夜,贈給了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

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喚了一聲:“阿初……”

雅淑猛地睜開了眼睛。

微風吹拂著窗簾,窗外已經透出了微微的晨光。她捂緊了心口,劇烈地喘息著。

床上,并沒有別人。

半天,她才著慌地摸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都沒有少,每一個扣子都好好地扣著,一絲不亂。

她才出了口氣。一摸自己的額頭,已是滿手濕。

她居然嚇出了一身汗。

還好,只是一場夢。

只是這夢,實在太逼真,逼真到她恐懼那會不會是真的。

她喘著氣,身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聲音尖銳而刺耳,她驚了一跳,趕緊伸手去撈手機,奈何動作太大,手機本就放在床頭,被她一抓,整個都掉到了地上,“呯”的一聲,宣布分尸三塊,連SIM卡都摔出來現世,這下可好,要命的手機鈴聲終于停了。

雅淑哀鳴了一聲,探出大半個身子去撈床下的手機,她的手太短,撈了幾次沒撈到,索性探得更出,才把幾塊“尸體”都摸到手,一起身,“哐”整個腦袋撞到床柱上,撞得個眼冒金星,眨了好幾次眼,才算回過神。

要不要這么背啊!她痛得嘶嘶了幾聲。

她早上還跟人約好去碰面的,可別遲到了。她揉了把臉,趕緊按滅了鬧鐘,爬起床,打開了自己臥室的門。

家里安靜得連掉根針都能聽見。

雅淑走到父親門前,門開著,里面的被子已經疊得好好的。想必父親已經出門了。

她呼了口氣,走回廚房,先淘了米,放到鍋里煮,再去洗漱。

手機里“叮”的一聲,有新信息進來了。雅淑滿口牙膏泡沫,把漱口杯一放,拿起手機一滑:“不要忘記今天的聚會。我今天早上有手術,你到我辦公室拿吧。”落款是程競杰。

她一邊漫不經心地刷著牙,一邊浮想聯翩,不就是去他那里拿檢驗報告嗎?至于這么三叮囑四叮嚀的?她是愛忘事,他不是已經讓她做了備忘了嘛,她再馬大哈也不能忘記的。

她吐掉了口中的泡沫,漱完口,鬼使神差的,她拉開了自己的衣領。

昨晚,在那場太過真實的夢里,他,會不會在她身上留下印跡?

她仔細地看著鏡中的自己。

皮膚白皙,嫩滑,一絲紅痕都尋不見。

“嗯,完美。”她自戀地打了下響指。

這果然是一場夢。

雅淑“啪”的一聲,趕緊扣好了衣領。她瘋了?居然真的在懷疑自己把最珍貴的初夜稀里糊涂地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她有病?她趕緊晃了晃腦袋,把所有不好的聯想都趕出自己的腦海。爐子上的粥沸騰了起來,粥水濺落到滾燙的爐面上發出滋滋聲響,她哎呀了一聲,趕緊跑出洗手間,她跑得太猛,跳下臺階時,腳踝狠狠地崴了一下。

她一邊痛得哇了一聲,一邊跳著沖去關小爐火,粥水已經滾到整個爐面都是了。她頭痛地拍了一下腦袋,這一拍拍到了剛才撞出的包,她嘴角抽搐了一下,和雅淑啊,你能不能再脫線一點?

雅淑一邊套上衣服,一邊用手機撥打了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電話那端,是空白的忙音。

未婚夫在和誰通電話?她已經連續半個小時打他的手機,一直都是忙音。現在這個時間,他有那么忙嗎?

來不及細想,和競杰約好的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她匆匆地掛了手機,套上了高跟鞋,抓起鑰匙,叮叮當當地背起了包包,一路跑出了家門。

“等等!”她緊急剎了車,剛才崴了的腳又一陣疼痛。她趕緊一蹦一蹦地跳回了家,沖回了客廳。

她來不及脫下鞋子,直接就點燃了三支香,畢恭畢敬地拜了幾拜,才插在了一個靈位前面,念念有詞的:“對不起了,媽媽,差點忘記了。早安,我要出門了。”

雙手合十地拜了兩拜,她才再次跑出了門,“呯”的一聲,門被用力地帶上了。

手機就放在靈位,訊號燈一閃一滅……

雅淑車子開出了停車場,手在身上一摸,表情垮了下來。她嘿嘿笑了兩聲,可愛地眨了眨眼睛:“哎哎呀,喬三叔,我……我忘了帶卡了,給我放放行吧?”

保安瞟了她一眼,搖了搖頭:“雅淑小姐,這是你這個月丟的第三張出入卡了吧?”

雅淑睜大了眼睛辯解道:“沒有啦。只是忘記帶,忘記帶。”

保安給她按下按鈕,門禁緩緩伸起。雅淑吐了吐舌頭,遠遠飄下一句謝了,開著小綿羊,車屁股后面留下一溜青煙。

“這姑娘,過幾天,連魂都丟了。”保安搖了搖頭,不過就是長得可愛啊,誰也舍不得對她說句重話。

即使是周六上午,市一醫的病人仍舊穿流如織。

雅淑在包里一陣翻找,一邊還在喃喃自語:“我的手機呢?”不會這么烏龍吧?這樣她怎么知道程競杰在哪個科室?怎么去找他拿報告?她是丟了手機,還是丟了手機?

無可奈何,她只能選擇厚著臉皮去人家導診臺那里蹭蹭,問一下人家知不知道程競杰在哪。丟臉死了。

她剛走近人家導診臺,差點被人家一輛手術床給撞了,她趕緊身子一縮,床上的女人痛苦地蜷縮著,抱著自己的大肚子。

幾個人推著她,緊張得滿頭大汗,他們橫沖直撞的,雅淑不是閃得快,差點就被撞到地上去了。

她能體諒,生孩子,那是人生的救命大事,別說沒撞到她,就算撞到了,她也會給人家挪位的。

護士喊了出來:“喂,生孩子的嗎?去產房啊。”

家屬急得喊了出來:“對不住,醫生說我們還沒到預產時間,孩子可能保不住,我們不能生,不能生!”

急診大夫已經從后面趕了過來:“趕緊進急救室。還說什么不能生!孩子要出生,你難道還讓我們把他塞回去?!”

幾個人火燒眉毛似的,把不停喊痛,不停滾動著的孕婦送進了急診手術室,雅淑情不自禁地跟了上去。

是她聽錯了嗎?

剛才那聲音,那男人的聲音特別特別地耳熟。

好像,昨天晚上,那聲音還在電話里跟自己說:“我的小雅淑,晚安喲。”

她一定是聽錯了吧?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正文 【01】做夢
  • 正文 【02】背叛
  • 正文 【03】徹底攤牌
  • 正文 【04】初遇
  • 正文 【05】送你一杯牛奶
  • 正文 【06】您是我親爸
  • 正文 【07】又做夢了
  • 正文 【08】父親的擔憂(加更)
  • 正文 【09】怎么辦
  • 正文 【10】婚禮
  • 正文 【11】夢中人
  • 正文 【12】楊慕初(收藏加更)
  • 正文 【13】借住
  • 正文 【14】小芙蝶(收藏加更)
  • 正文 【15】楊慕次
  • 正文 【16】非善意(收藏加更)
  • 正文 【17】自責
  • 正文 【18】收留(收藏加更)
  • 正文 【19】走吧
  • 正文 【20】新家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