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靈異 > 兇河

更新時間:2020-04-03 14:02:34

兇河

兇河 佚名 著

連載中 胡老瞎豆腐

高質量小說《兇河》由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胡老瞎豆腐,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2013年,我意外破產,女友棄我而去,無奈之下,我走上了一條挖墳盜墓的路,一個離奇詭異的世界,就這樣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沉沒于水底,千年不腐的美貌女尸;傳說中仙人的埋尸之所;源遠流長的鬼神文化中,神秘莫測的千年墓葬下,一半是盜墓人,一半是......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陳懸。

是個生意人,現居深圳。

老話說的好:這人走背字兒的時候,喝口涼水都能被噎死。

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會攤上一件這么離奇古怪,倒霉頭頂的事。

三天前,我和幾個生意上的伙伴,在酒店里談生意,一伙人吃飽喝足,散場已經是下午四點多。我喝的有些高,便沒有打車,準備走路回去,順道兒清醒清醒。

從酒店到我住的公寓,要過一道馬路,路邊不遠處是石圍欄,欄外是一條‘大河’。

這地方的人特別逗,一條臭水溝子都能叫河,在我們家鄉,一條大河,河寬七八十米都是有的,深圳這種‘大河’,在我們那兒,被稱為水渠。

路過水渠,酒精開始上頭,我腦袋有些渾渾噩噩的,渾身開始發熱,于是脫了西裝,挽在手上,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氣,想用新鮮空氣來驅散那些眩暈感。

結果......呸!全是濃烈的尾氣!不過這糟糕的空氣倒是讓我清醒了一些,這才發現,河邊聚集了好一些人,都是些沒有上班,出來瞎逛的老頭老太太。

中國人的愛好之一就是湊熱鬧,這么多人圍在一起,又發生什么事兒?

我下午也沒什么事做,便擰著西裝走過去往里面看,這一看不得了,居然是有個半大的孩子落水了,圍觀的人有著急的、有看熱鬧的、有報警的,就是沒有跳水救人的。

這事兒如果是發生在其它河道,早就有人下去當救人的英雄了,但這里圍觀的人,偏偏沒人敢下去。

一來是因為在這里圍觀的,都是些老頭老太太,走路都一顫三抖的,更別提下河救人了;這二呢,是因為這河的“兇名太盛!”

這條河的前身叫‘回涌河’,為什么叫回涌?因為它的盡頭直通大海,每當海水漲潮,河下的暗涌會跟著往回走,水勢一度升高,據說最高的一次,將周圍的碉樓都給淹沒了。

深圳這邊,大多是外來人,本地居民很少,但我在這里待得時間比較久,因此知道一些舊聞,據說這條河里,曾經發生過一件很古怪的事兒。

那個年頭,回涌還是一條大河。河底沙泥沉積,水勢浩大,每到夏天,總會淹死很多游野泳的人。

您可能要問了,深圳不就靠著海嗎?為什么不去海里游,而要去河里游?那是因為當時這條河貫穿深圳境內,離海遠的,也就這么將就了。

這原本也不稀奇,但有一年的夏天,有一個叫鐘前的人下河游泳,游到一半,整個人忽然沉入了水底,仿佛溺水似的。

足足十來分鐘,他又浮了上來,奇怪的是居然沒死,只是神色慌張,看了看周圍無人,趕緊回了家,如同做了什么虧心事一樣。

他媳婦兒半夜覺得老公不對勁,神色慌亂,似乎有什么事情瞞著他,于是不依不饒的問道:“好啊你,是不是背著我在外面亂來了,你說,你今天要是不說,我就不讓你上床。”

這人平時很怕媳婦兒,媳婦一說不讓他上床,就嚇的什么都招了,但這次卻死活不肯說,他對媳婦兒說道:“你別管了,反正我是攤上好事兒了,不過這事兒說了就不靈,等以后你就知道了。”說完就上床睡了,在河底究竟遇到了什么,也無人知曉。

后來沒多久,鐘前就跟走了運似的,在本地干起了承包建筑的行當,沒幾年就成了暴發戶!

按道理說,一個窮人突然成了爆發戶,第一件事是什么?當然是開名車、住豪宅啊。

但這人什么也不干,他找人炸河!

沒錯,就是炸回涌河。

當時由于城市建設,市里地貌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回涌的河床升高,水位變低,炸河也不是件難辦的事兒,這人當天雇了十多個民工,弄來了爆破用的炸藥,指著自己當年下河的那一段,說道:“就朝著這兒炸。”

炸藥放下去,水花四濺,炸出了無數看不清形狀的爛銅疙瘩。

一遍炸完,這個鐘前似乎還不滿足,又吩咐人來回多炸了幾遍,用了很多炸藥。炸的整個河道都寬了不少,他這才滿意,回家之后,對媳婦兒交待了實情。

原來,他當年在河底游泳,遇到了一個道行很高的水鬼,要拉他墊背,那水鬼長的酷似一只大貍貓,渾身發黑,如同黃銅入水后的成色。

那貍貓對他說:“要我饒了你也可以,但你以后生下的孩子,生下來就要投下河來陪我,我包你這一輩子大富大貴,你要是不答應,我現在就要你的命。”

他聽完,為了活命,連忙應好,那河里的貍貓見他答應了,也就放他出了水面。

果不其然,沒多久這個鐘前就富貴了,特別是媳婦兒肚子也大了起來,眼見最近就是預產期了,鐘前越想越后怕,難道真要把自己的孩子扔到河里去嗎?那可是自己的親骨肉啊!想了好久,鐘前也沒想出什么別的辦法,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決定來硬的,先下手為強,用炸藥干掉這只貍貓。

說完實情,他道:“這下好了,我們什么也不用擔心了,那水鬼應該已經被我炸的稀爛,以后咱們好好過日子。”她媳婦兒聽的目瞪口呆,道:“那貍貓,是不是有人頭那么大,渾身發黑,有黃銅印,眼睛像兩顆紅寶石一樣?”

富商大驚,道:“媳婦兒,你是神仙啊,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他媳婦兒指了指富商背后的桌子,臉色青白,嘴唇哆嗦,道:“因為,它在那兒......”富商一回頭,赫然發現,曾經在河底發現的水鬼貍貓,此刻正濕淋淋的蹲在酒桌上,房間里霎時間布滿了腥臭的河水味兒。

這個故事為什么會傳開?

因為打那兒之后,那個富豪就瘋了,第二天,人們在他家里發現了他媳婦兒的尸體,肚子被剖開了,里面的孩子沒了,問富商,富商就反反復復講述自己的故事,完全已經嚇傻了。

警察也只能當成瘋言瘋語,不足以采證,認為富商很可能是精神病發作,殺死了自己的媳婦兒,但離奇的是,孩子的尸體卻一直都沒有找到。

這故事傳開后,這條河就開始“兇名赫赫”了。再加上每年這條河里都會莫名其妙的死人,更讓所有人都覺得這條河是條“兇”河。深圳這個地方的本地人都迷信的很,認為這河里有水鬼,別說下水了,沾上這條河的水都覺得不吉利。

我壓根兒不信這些,看看周圍的人,大部分都是住在這邊十幾年的老鄰居,神色透露出掙扎和遲疑,等他們糾結完,估計孩子都得淹死了。

那孩子不知是不是被水草纏住了腳,不停的撲騰,就是游不上來,我也不跟著看熱鬧,脫了衣褲,穿條褲衩子就跳了下去,圍觀的人驚的哎呀直叫。

我游泳的技術,那不是吹,在我們家鄉也是數一數二的,十米深的河,我能鉆下去帶出一捧沙子。這些臭話就不多說了,我從后面摟住那孩子,將他往岸上帶,但奇怪的是,他似乎被水草一類的東西纏住了,硬是拽不動。我試著用腳往下踩,想把水草踩住,結果這一踩,卻踩到了一個濕滑而僵硬的東西。

那東西正拽著小孩兒的腳,酷似一只人手。

我腦海里一個機靈,心里冒出兩個字兒:水鬼。

該死的,那傳說不會是真的吧?

那東西被我一踩,竟然猛的抓住了我的腳脖子,這次我雖然沒看到,但卻感覺的清清楚楚,是只人手!它力道特別大,將我往下一拽,我立刻就嗆水了,發臭的河水直往鼻子里灌。

正所謂酒壯人膽,我這時候被惹火了,管它是人是鬼,一個猛扎子下去,伸手就去打拽著我腳腕的手,那東西似乎有些畏懼,猛的將手縮了回去。

我趕緊拖著孩子上岸,旁邊的人跟著急救,我卻覺得自己腳底板,之前踩到人手的位置,散發著一種特別寒冷的氣息,就像冬日里,渾身都裹的暖烘烘的,唯獨忘了穿鞋襪一樣。

老一輩人說,人如果不小心淹死在水里,就容易變成水鬼,被困在原地。

水鬼過的可苦了,下雨好似千刀萬剮,浪涌好似鐵錘擊身,烈日如炮烙加身,因此不管生前是多善良的人,變成了水鬼,就想著早日超生找替死鬼。

我向著河面望去,水面一片平靜,或許那東西已經潛入了深處?又或許,剛才是我的錯覺?

這時,我忽然發現,自己右手帶了十多年的那串桃木辟邪珠,不知為何,其中一顆,竟然裂開了。難道剛才是它幫我擋了一截?

莫非這條回涌河的傳說是真的?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兇河或者回復書號3404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一分钟快三计划网页版 体育彩票排列五 乐透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 A股配资 保利地产股票分析报告 河南快3一定牛预测 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追号漏洞 大盘蓝筹股有哪些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未来十年最赚钱行业 五分彩开奖图 内蒙古包头11选5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历史行情龙虎榜 河北快三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