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靈異 > 七日為限

更新時間:2020-04-10 11:38:17

七日為限

七日為限 瘋子老木 著

連載中 陳寒蘇暢

主角是陳寒蘇暢的名稱叫《七日為限》,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瘋子老木創作的靈異類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七天很短,七天也很長,熱血小帥哥在系統加持下,經歷各種危險,游走在生死邊緣,阻擊罪惡,除魔衛道,成為生活另類的救贖者。

精彩章節試讀:

早上剛上班,陳寒就熟練的給自己的廂式三輪車里,碼放著各種大小不一的快遞包裹,今天是干快遞的第三天,也是他大學畢業這半年里,很無奈的第三份工作,新鮮感自然還沒有散盡。

陳寒一邊裝包裹,一邊給自己算賬,第一天送出了一百三十件,收件二十七個,第二天送出了一百六十件,收件有三十五個,按照公司送一件零點五元,收一件一元的提成標準,兩天掙了差不多兩百元,加上每月一千元的底薪,看來月薪達到五千,應該不是困難的事情。

雖然前兩天已經累成了狗,但是今天,陳寒還是決定要拼一下,力爭送出二百件,最好能有五十個收件,這樣,一天的提成收入穩定在一百五十元以上,才能在這個人口五百多萬的虎城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生活最大的敵人不是各種困難,而是希望,陳寒的希望現在已經很現實很具體了,他要在虎城拼搏,大小買個房子安身立命,還要討個虎城的女人做老婆,過上簡單實在的日子。

“陳寒,蘇總找你。”陳寒還在胡思亂想的干活,就聽見公司唐助理的喊聲。

陳寒拍拍手,轉身走到門口,見一身淺灰色職業套裝的唐助理臉若冰霜,和外面深冬的天氣一樣,唐助理三十歲上下,是公認的冷面毒舌女人。

陳寒打趣道:“唐助理,你這一身套裙,顯得好有氣質呀!蘇總找***啥?”

唐助理瞥了陳寒一眼:“你的意思是說我難看?別以為自己長得帥,在這個公司,自以為是的帥都是硬傷,那只能說明你窮。”

陳寒本來想夸人一句,弄點印象分,增加點好感,沒想到唐助理反而殘忍的懟了他,有氣質就是難看的代名詞嗎?陳寒感覺被嗆了肺,女人這是什么思維?陳寒只好閉嘴,在心里吐槽唐助理永遠是老處女,訕訕的跟在她后面,上了樓。

老板蘇暢不過二十六七歲,讓陳寒有點意外,更意外的是這女人挺好看的五官竟然被滿臉的脂肪擠得有點變形。此刻正在手機上批一張照片,陳寒目測了一下,蘇暢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但是體重應該不低于一百六十五斤。

“陳寒,這是017號面包車的鑰匙,從今天起,你就是虎城絲路快遞公司西城區的業務主管。片區七名快遞員都歸你管理,試用期一個月,要是西城區再有包裹丟失現象,一個月后,你和所有的快遞員統統解散,真見鬼,一個月西城區竟然弄丟了三十多個包裹,瑪德。”蘇暢頭都沒有抬,扔給陳寒一把車鑰匙,連同這些令陳寒莫名其妙的話,包括最后很輕,但是很怨恨的兩個字的罵娘。

陳寒有點茫然,突然從快遞員就變成了業務主管?才三天?嚴格說才兩天?自己和這個女老板這也是第一次見面,沒有征兆呀?這也太不真實了吧?

陳寒有點局促的說道“蘇總,我剛入行才三天,業務也在摸索,我怕干不好,李主管干的好好的,我這不是搶人家的飯碗嗎?要不我還是干快遞員?”陳寒不是裝模作樣,確實覺得這個業務主管來的有點突兀。

蘇暢抬起頭,和陳寒對視了一眼,緊蹙的眉頭突然舒展開了,陳寒覺得這女人的臉更大了,雙下巴也更加的明顯了,關鍵是,蘇暢還伸出了舌尖,非常不自然的舔了一下嘴唇,讓陳寒周身一個激靈。

“不要再提李虎那個混蛋,他已經被公司開除了,好了,下去干活吧,崗位責任和待遇隨后問唐助理。”蘇暢說完又看了陳寒一眼,詭秘的笑了一下,似乎眼里隱藏著某種很深的陰謀一樣,陳寒心里又是莫名的緊張了起來,拿上面包車的鑰匙,急忙下樓。

“難道我是因為長得帥上位了?”

“難道女老板要套路我?”

“難道我真的要靠臉吃飯了嗎?”

陳寒首先很無恥的讓吃軟飯的期待泛濫了一會,然后才逐漸冷靜了下來。

陳寒心里產生了好多個可能的原因,這算是好事,還是一個坑?雖然自己有一米八五的身高,雖然自己是有點帥,不過,陳寒還是想靠實力掙錢,吃軟飯?有那么好的事情嗎?何況,看似這蘇總也不是好消化的女人呀?

當陳寒看完了唐助理給他的業務主管責任義務及待遇說明之后,陳寒就釋然了,三輪車換成了面包車,這個就很爽,另外,底薪每月還多了一千塊,最拽的是,他只需要每天監督手下的七個快遞員干活,并且早上,下午,給他們運送分發兩次包裹,順便將收到的包裹帶回公司,免得快遞員來回跑路耽誤時間。不用和客戶糾纏,還可以拿七個快遞員業務總量的提成點,陳寒估算了一下,一個月掙個七八千,甚至上萬都有可能。

瑪德,運氣來了門板都擋不住,人長的帥就是這么牛筆嗎?陳寒下樓在017面包車的窗玻璃上,照了一遍,果然發現玻璃里邊模糊的自己似乎英俊帥氣了許多。

自戀模式還沒有結束,陳寒突然被猛烈的推了一掌,差點撲倒,“你特么有病呀?”陳寒罵了一句,轉身才看清楚是剛過氣的西城區業務主管李虎。

李虎比陳寒矮了半個頭,大約有一米七五的樣子,但是身體粗壯,一看就是那種蠻勇之人。

“你搶了老子的飯碗,還敢裝比罵人?陳寒,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今天不讓你流點血,你還不知道我李虎的厲害。”李虎又推了陳寒一把,惡狠狠的說道。

陳寒雖然很厭惡李虎這樣的做派,但也是覺得自己突然占了人家的職位,有點愧疚,急忙解釋道:“李主管,對不起,我也是糊里糊涂被任命的,你的離職我此前一點都不知道,都是打工干活,何必要弄得和仇人一樣?”

李虎冷笑道:“少在老子面前裝可憐,你和姓蘇的那個傻娘們,都不是好東西,她以為快遞是我們弄丟的?她知道西城區是什么鬼地方嗎?陳寒,很快你就囂張不起來了,”

陳寒有點驚訝的問道:“李主管,你說的是什么意思?難道包裹不是你們弄丟的,真的是有鬼怪在搗亂?是真的嗎?”陳寒昨天就聽到了一些詭異的議論。

李虎嘲笑道:“怕了?鬼算個毛呀,還有比鬼更可怕的東西,只怕到時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給你個面子,不在這里讓你難堪,下午兩點,郡主墳我等你,不揍你一頓,老子難泄心頭的怒氣,愿意帶人就多帶幾個,報警也可以,不過你弄清楚,郡主墳那條路,你每天至少要走兩趟,老子遲早等到你。”李虎說完用手指狠狠指了幾下陳寒,罵罵咧咧的鉆進了一輛現代轎車里。

陳寒感覺被強烈的威脅和侮辱,一陣的惱羞成怒,對著李虎喊道:“打就打,我難道還怕你,下午兩點,誰不去誰是孫子。”

情緒突然低落,陳寒郁悶的趕緊干活,面包車后面的座椅都是全部拆掉的,他很快將包裹塞滿了車廂,對于這個職位,他真的是很無語,回想蘇暢舔嘴唇的動作和她詭異的笑容,回想李虎惡毒的報復約定,他感覺自己非常無辜,心里更是無比的惡心。對于李虎說的鬼怪什么的,陳寒倒是不以為然,他天生的純陽之體,就是膽大。

七個下屬的快遞員,早就去了西城展開當天的業務,陳寒開著面包車,很快向西城區穿行,從公司到西城區,至少也有三四十分鐘的車程,中間必須要經過一個城中村,就是李虎說的郡主墳。十幾分鐘后,陳寒就到了郡主墳,陳寒從車里看出去,郡主墳是一片松樹林掩映的坡地,大白天就感覺陰森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郡主的墳地,現在倒是社會混混經常打架斗毆的地方,也有膽大的偷腥男女在這里幽會。

陳寒大腦一片空白,很茫然的想著下午和李虎的打斗,這特么都是為了什么?心里想著,突然前面一個人影一晃,陳寒下意識猛踩剎車,但是依然聽到“咚”的一聲撞擊,然后一道血線從車下飚到了前面的擋風玻璃上,猩紅慘烈。

“完了,撞死人了!”陳寒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冰窟窿里,抱住方向盤愣了兩秒,陳寒推開車門沖下去,四下查看,右邊的前輪下面只有一灘血,并沒有任何人?

“血流了這么多,人呢?難道是撞鬼了?”陳寒用手摸了擋風玻璃上的血跡,和地上的一樣,新鮮黏糊,這特么不科學呀?四顧無人,趕緊溜呀?

陳寒急忙返回車里,發動車子就要離開,但是突然想到這就是逃逸?重罪呀?陳寒用力的抽了自己一個嘴巴,千萬不敢犯逃逸這樣的糊涂,他熄火下車,想著人是不是被自己撞飛到了路基下面?趕緊找人,然后報警,只要人沒死,一切都還有機會。

大腦蒙比的陳寒依然沒有找到任何人,他雙手抱頭,竟然悲從中來,嚎啕大哭。

“叮,檢測到正能量帥哥一枚,遭遇女鬼碰瓷訛詐,建議開啟詭靈**系統?”

陳寒揪著頭發的雙手,突然停在空中,他被這個從大腦里突兀傳出的聲音驚呆了,然后一低頭,竟然發現面包車的副駕駛座上,一個穿著紅色羽絨服的女人正在擦著滿臉的血污。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