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穿越 > 與君長決

更新時間:2020-04-22 14:04:41

與君長決

與君長決 春雷炮 著

連載中 蘇蕙溫忱

大家應該都在找一本叫《與君長決》的小說,是作者春雷炮最新寫的穿越架空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非常精彩,主要講述了一杯毒酒,她選擇死去,來世不再愛他。而他在失去她之后,明白了何為情感,何為痛苦。寥寥余生六十載,他獨活至死,念她一生……得以重生,他只想護她寵她,彌補前生。她卻不再愛他,嫁與他人,與君決絕。

精彩章節試讀:

  御賜的晉王府里,水磨磚墻穿山卷棚,素來好風景。

  蘇蕙屏退了下人,倚在湖邊亭子里,美人靠鵝頸欄上,對著一把孤琴,把玩著手中的兔毫滴釉盞。

  盞里盈盈一握,是烈到極致的鴆酒。

  “早知如此。”

  溫忱啊溫忱,本以為和你是一場良緣,卻道是鏡花水緣,一場空。

  可為何不與她說呢?告訴她,他早已有摯愛的心上人,讓她死心。

  整整五年,她何其可笑。。

  蘇蕙含淚輕笑,放下茶盞,抬手撫琴。

  ——哀箏一弄湘江曲,聲聲寫盡湘波綠。纖指十三弦,細將幽恨傳。

  ——當筵秋水慢,玉柱斜飛雁,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這是最初相遇的時候,她所撫的琴曲,如今回首看,竟是一語成讖。

  廣陵一散成絕響,從此往后,再無她的琴聲。

  蘇蕙哀聲長笑,滿眼是淚,伸手將琴弦根根拂斷,舉盞一飲而盡。

  熾熱的痛覺撕裂心脾,殷紅的血順著唇角流下。

  溫忱,此生不再見,

  ……

  三天前,晉王府。

  蘇蕙妝容齊整衣飾鮮妍,端端正正地坐在案前。

  她空對著一桌親手準備的肴饌,看著青銅連盞燈上一脈幽顫顫的燈火,等待著一個永不會多看她一眼的夫君歸家。

  今日,是晉王溫忱的生辰。

  溫忱踏進府中的時候,天色已晚。

  府中幽暗,層疊累起的陰影打在男子的面上,他沒有多看蘇蕙一眼,從她身邊走過。

  眼看他動手寬了衣裳向欄上一搭,便要向后堂走去,渾全沒看見她和這一桌肴饌。

  蘇蕙終于忍耐不住,盈盈起身迎向溫忱。

  溫忱停住腳,轉頭看向她。

  那眸子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絲情感。

  蘇蕙心頭酸澀,開口帶了些哽咽:“王爺忙了一天朝上的事,想是累了,快些用饌吧,這都是妾身親手做的。”

  “用過了。”溫忱隨口敷衍。

  蘇蕙還是站在那里不動,執著的看著他。

  溫忱口吻淡淡:“不是吩咐過王妃,不必等我回來用飯么?以后也不必。”

  “可今日是王爺的生辰。”

  蘇蕙難以承受那清淡的目光,終是低下頭去,啞著聲音道。

  “生辰又如何?”溫忱的話里帶著些低嘲:“我很累,別再打擾我可以么?我的好王妃。”

  聞言,蘇蕙后退了幾步,深深吸了一口氣,死死看著眼前的男子,喃喃道:“你是不是從未喜歡過我?”

  “王妃怕是病了,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溫忱不置可否看著眼前的女人。

  “我是皇上欽封的晉王,你是御賜與我成婚的晉王妃,我們的關系僅此而已。”

  果然如此啊。

  沒有一點點的改變。

  她本以為她可以,隨著時光流逝她可以在他心里留有一席之地。

  她可以通過努力,用她的博學多才,用她的善解人意,和他慢慢培養出感情。

  但如今……終究是沒辦法嗎?

  疼痛從心口竄起,一寸寸向每一處龜裂過去。

  蘇蕙只覺難以呼吸,眼前男子的容貌如此清俊,如圭如璋,氣質卻冷如寒冰。

  溫忱凝著她,目光無喜無悲,似有嘲諷。

  蘇蕙死死壓住心頭的苦澀,用盡最后的勇氣去擁抱住眼前的人。

  她愴然露出嫣魅的笑靨,雙眸盈盈,梨花帶雨。

  “既然是賜婚,既然是皇上的旨意……那我要你親口說愛我。”

  “不可能。”

  對于她的要求,根本就是癡心妄想,愛?

  她有何臉面跟他說這個字!

  音落,溫忱旋即轉身離去。

  蘇蕙看著男子的背影逐次消失在視線中,心頭也一點點涼下去。

  這府邸,這正殿,這般闊朗,這般豪奢,卻讓她透入骨髓的冷。

  慢慢地,她蹲在地上,雙手環膝。

  所以從那時起,便已然恨上了嗎?

  蘇蕙苦笑,怪自己傻啊。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1章 鴆酒
  • 第2章 過去
  • 第3章 和離
  • 第4章 歸來
  • 第5章 酒局
  • 第6章 沖突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與君長決或者回復書號c418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