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靈異 > 彼岸沙塔

更新時間:2020-04-11 11:39:12

彼岸沙塔

彼岸沙塔 牧幽沙 著

連載中 池潛宋慕云

小說主人公是池潛宋慕云的名稱叫《彼岸沙塔》,是作者牧幽沙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類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黑科技開啟黑暗紀元,一場從意識世界到鋼鐵洪流的戰爭。

精彩章節試讀:

商務艙的舷窗陸續變亮,池潛手中的《逃避自由》已經翻到最后一頁,不用看手機,他也知道,此時離飛機落地應該還有15分鐘左右。

唯安航空成功準點抵達。

滴答滴答,時間,該死的時間。

池潛習慣性地曲起中指,敲了敲額角,將手中的書放到液晶屏下面的擱板上,掀開了身上的毛毯。按下增亮按鈕后微微走神的時間里,飛機的高度開始下降,舷窗下方已經可以看見青灰色的濃重云層,摩東市又是個陰雨天氣。

暴雨伴著閃電,整座城市就像陷入黑夜,車燈與路燈飄忽閃爍。

在機場出口停頓了幾秒鐘,池潛抬頭看了眼玻璃門外的天空,提著手提箱快步走進一輛出租車。

“歡迎乘坐正東出租車。STA系統已經進入自動駕駛程序,請您系好安全帶,設定行程十六點三公里,已為您選擇最優路線,預計二十一分鐘到達目的地。”

下午三點二十二分,摩東城西,白浦工業園。

撐開一把黑色的雨傘,池潛下了車。

白浦工業園區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路旁都是十幾米高的標準廠房,被高大繁密的梧桐樹完全遮住,馬路在暴雨中看起來模糊幽深,這種天氣,本來就寂靜的路面更加看不見什么車與行人。

將手機關掉后,略一掃視,池潛將雨傘微微右斜,那個方向的路旁,大約六七十米外有個監控攝像頭。

除了路面變破了點,樹木變大了點,這里基本保持著記憶中十三年前的樣子。

步行了百米左右,左手邊出現了一扇灰漆斑駁的格柵鐵門,老式的地面滑軌,門與水泥門柱之間有一人寬的縫隙,鏈條鎖耷拉在門上,沒有鎖上。

雨傘從頭上稍微抬起一點點,傘下的眼睛只用了一秒鐘掃視周圍,然后重新看向門后。

一條僅能通過一輛卡車的水泥路通向廠區的某個角落,除了偶爾亮起的閃電,與水泥路隔了一大片荒草地的另一邊,廠區沒有任何燈光,只露出黑乎乎的方形建筑的影子。

鐵門被移動時,滑軌發出吱吱摩擦聲,不過在暴雨跟雷聲的噪響里,這點動靜幾乎傳不出十米遠。

進去后,池潛沿著水泥路快步直行。

如果沒有變化,路的盡頭應該是個廢料倉庫,這個倉庫是跟另一邊的宏發機械公司共用的,小時候,池潛爬上宏發公司辦公樓頂層玩的時候,見過幾次拉廢料的卡車。

這邊的廠房看樣子已經空置了不少日子,荒草都長到了庫房的窗臺那么高,庫門依然沒有上鎖,推開一線,一股刺鼻的油料味道撲面而來。

閃身進去,繞過地上幾堆工業垃圾,從另一邊的門縫看了一眼庫房對面,較遠處的幾棟廠房窗戶透出白色燈光,只有離這里最近的一棟,黑燈瞎火的。

看著這棟黑乎乎的建筑,池潛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

很好,那里被保留的可能性非常大,這是個符合最好預期的兆頭。

將傘收了,找了個相對干凈的地方,打開手提箱,摘掉平光眼鏡,換了一雙黑色的運動鞋與防水運動服,戴上棒球帽與大口罩,找出手電筆擰亮,拆開手機殼與腕上手表,分別取出鋰電池與紐扣功率放大器放在一邊,從箱子里拿出一把特制的剪刀與兩個繞線耳機,然后拆線,接金屬鉗,接線。

做完這些,池潛將東西放進上衣口袋,戴上手套,抬眼看了下倉庫角落的那個通風窗,后退,助跑,借力下層窗臺一蹬,雙手就搭上了通風窗的邊緣,一挺身,翻身側躺上去。

雨天的濕氣使窗口的積塵變得沒那么彌漫,即使如此,他還是靜靜等了片刻。

雨勢沒有減小的跡象,沒有人能注意到從倉庫的通風窗口慢慢垂落一根線。

倉庫下方的墻面,一道小小的閃光,幾乎與云層中的之形閃電同時亮起。

兩分鐘后,池潛借著又一道閃電后的間隙,在暴雨的掩護下跑進了那棟廠房的陰影里。

此刻,廠區監控室內響起一聲驚呼:“靠,不會吧!胖子快來看,***監控線好像挨雷劈了!”

“啊?劈了就劈了嘛,這么大雨,有啥東西你也看不見啊,等下報告楊主任叫人來檢查吧。這雨他娘的沒完沒了了嗨……”

這時,池潛已經站在側門門口,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門居然是虛掩著的,門上的封條在風中抖動,地上積水里粘著一小片已經褪色的封條,紙片上模模糊糊還能看見殘缺的“9日”兩個字。

門頂玻璃雨篷潑濺下來的雨水已經刮進門內,池潛看著門鎖微微皺眉,他的手里握著一枚門匙。

有人進去過,而且,應該就是這兩天,或者……此時?僅憑門口的跡象已經無法得到確定的判斷。

只是短暫的遲疑,池潛彎腰按了一下腳上的鞋跟,讓鞋底的鋼釘彈出來后,慢慢推門貼墻走了進去。這鞋能保證別人無法獲得腳印信息的同時,鋼釘頂部的塑膠也能起到防滑與消音效果。

雖然室內幾乎漆黑一片,借著身后不時掠過的閃電亮光,掃視一眼后,他還是能夠判斷出,這里在過去的十三年里,沒有發生什么大的變化,一切陳設似乎都保持著當時的位置——除了地面薄灰上,很明顯的一串還沒干透的濕腳印與水痕!

池潛瞳孔驟縮,肌肉瞬間繃緊。但是只兩三秒后,他就放松了肌肉,微微瞇了瞇眼睛,手指習慣性地敲了敲額角。

冷靜,冷靜!

嗯,一個人,男鞋,大約四十二或者四十三碼的膠底皮鞋,考慮到應該是慢步前進,從步距看,身高一米八左右。

宏發公司的人?這種天氣為什么來這里?

池潛再次看了一眼身后的門,低頭思索片刻后,抬腳一步步小心向前走去。

從門到一號實驗室之間是板墻、鋼柱與大玻璃窗隔出的幾個房間,一號實驗室位于整個建筑的中間,它占據了廠房一層的幾乎一半面積,那里是開放式的空間。

腳印在每個玻璃窗前重疊了幾次,然后向前消失于通往一號實驗室的轉角。

走到轉角處,池潛慢慢探頭。太黑了,實驗室的操作臺跟機器遮住大半視線,看不見有人,腳印消失于面前第一個操作臺后面。

貓身剛剛走到操作臺邊上,眼睛的余光里忽然似有微光閃過。

“不好!”池潛霍然扭頭,恰好此時一道閃電亮起,赫然看見另一邊的鋼柱上,一顆雞蛋大小黑色圓形物品。

“紅外線感應器!”池潛立刻直起身,手里的筆電打開迅速掃了一下地上的腳印。

很狡猾啊,這人的腳印在操作臺轉角后上了臺子,然后是從臺子上跳到對面安裝了感應器。

嘴唇抿了抿,一邊迅速后退,一邊思緒飛轉:為什么十三年后還有人會來這里?

是兇手?不合情理,當年半夜事發時,父親只來得及給自己匆匆打了個電話,話只說了半句就遇害了,自己隨即也被追殺,新聞上說,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有人發現后報警,歹徒要是尋找什么東西,當時就有大把時間找,更不用說這十三年了,用不著等到這時候。

是宏發公司的人?那更不可能,況且這感應器顯然說明,這人不是宏發的。

心念電轉間,池潛忽然停下了,然后疾步重新向實驗室走去。

繞開那根柱子跑到實驗室中間,四周依然黑沉沉一片,除了外面的雨聲,沒有動靜。

掃視一圈后,池潛的目光放在了實驗室另一頭的一扇門上。

門是打開的,那是父親的辦公室,整個一樓唯一沒有玻璃窗的房間。

門后忽然有白光一閃而過。

關了手里的筆電,眼睛死死盯著黑乎乎的房門,池潛一步步走過去。

一個比周圍更深的黑色人影,從門后的黑暗中慢慢浮現眼前。

池潛停步,沉默了片刻,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了起來:“你是誰?”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你是誰
  • 第二章 警察先生
  • 第三章 鑰匙
  • 第四章 懲戒
  • 第五章 達文西酒吧
  • 第六章 桃花眼
  • 第七章 茍活
  • 第八章 童山夜斗
  • 第九章 I am.
  • 第十章 公寓搜索
  • 第十一章 無眠
  • 第十二章 膽小鬼
  • 第十三章 漫談
  • 第十四章 傅水
  • 第十五章 二組
  • 第十六章 失竊
  • 第十七章 悠悠
  • 第十八章 彼岸云端
  • 第十九章 推斷
  • 第二十章 追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