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武俠 > 江湖隨行

更新時間:2020-04-13 14:19:30

江湖隨行

江湖隨行 念陽子 著

連載中 辛緣袁杰

江湖隨行主人公叫辛緣袁杰,由念陽子傾心巨作,正在落初火熱連載中。全文講述了人所踏足之處,皆是江湖。江湖悠悠,誰與隨行?

精彩章節試讀:

寒夜蕭蕭,大雪紛飛,千山銀裝,萬里素裹。

又是一年冬,又是一夜風雪。

這一晚辛緣早早地睡下了,白天行了整整一天,他已是疲累至極。偌大的房間、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他一個人,但他卻不受這般陰冷孤寂的影響,依然能夠安然入夢。

破舊的老木門“吱嘎吱嘎”的響著,好像隨時都會被夾著冰雪的冷風吹垮,可它這樣子承受了幾十年的風催雨打也都沒有倒下,它是這間老敗屋子忠實的衛士,屹立不倒的守護者。

已經誰也不知道這是哪一家的宅院了,它荒廢了起碼有二三十年,平常都是街邊行討的乞丐住在這里,但是今晚只有辛緣一人。

辛緣有一張平平無奇的臉,任誰看一眼也就忘記了,他好像是一個平凡至極的人,他是這么認為,別人也是這么認為。

雪靜靜地下,風依然如舊。

靜極了。

睡夢當中,辛緣聽到了一陣聲響,好似在遠處,好像有人在哭。

哭聲有些遙遠,辛緣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但那哭聲卻越來越清晰。

辛緣推開老木門走了出去,外面的風雪很快打在他身上,為他蓋上了一層白色。

“這種地方傳來哭聲,鬧鬼了不成?”外面著實太冷,辛緣不想去尋找哭聲的來源,只想回去繼續睡覺,他才剛把那一堆干草睡熱。

在辛緣轉身之際,撕心裂肺的哭叫聲清清楚楚傳入他的耳中,他扭頭,心中一疼,便尋著哭聲找去。

是在另一間屋子里,很破,屋頂開了幾個大洞,屋內積了薄薄的一層雪,雪很白,只是夜很黑。

在屋子的角落,一個襁褓中的嬰兒正在嚎啕大哭,嘶啞的聲音讓辛緣無比揪心,他快步走過去抱起嬰兒,用他冰冷的手撫摸她冰冷的臉蛋。

“可憐的孩子,是誰把你丟在這兒的呢?”辛緣抬起頭,忽然一陣勁風襲來,他趕快扭過頭,一個冰涼的東西擦著他的臉頰飛過去。

辛緣的目光變得凌厲起來,他縱身跳出屋子,順手抄起一顆石子向黑暗當中砸去。

嬰兒的哭聲戛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一聲悶哼,接著就見一個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道:“好一手聽聲辨位的本領。”

“二師兄?”雖然看不清臉,可他認得這聲音。

“不要叫我二師兄!”被稱作“二師兄”的人怒道,“你這背叛師門的惡徒!我一定饒不了你!”

辛緣低聲道:“是師傅錯了。”

“你休要再胡說八道!我若不殺你,如何祭慰師傅在天之靈!”二師兄說著揮動手中兵刃殺來,那是一柄細長的軟劍,在凌亂的風中呼呼作響。

辛緣摟著懷中的嬰兒,從身后的劍鞘中取出一把劍——可以說是一把劍。

一把斷劍。

在二師兄雜亂無章的猛攻之下,辛緣只有閃避,偶爾用手中的斷劍格擋,他沒有出招,他不想傷害眼前這個人。

他其實不想傷害任何人。

二師兄袁杰是個好人,他一直對辛緣很好,無論辛緣做錯了什么事,他都可以原諒他,只是這一次不同了。

袁杰的動作很快,他在風雪之中舞劍;辛緣的動作更快,他在風雪之中穿梭。

突然,軟劍刺入辛緣的手臂,兩個人同時停下,嬰兒的哭叫聲再次響起。

“那是誰的孩子?”袁杰冷冷問道。

辛緣搖頭道:“我不知道,我還以為是你拿她引我出來的。”

袁杰怒道:“我不會做這種事!”

辛緣握住袁杰的劍,鋒利的劍刃瞬間劃破他的手掌,他看著袁杰,說道:“我不想死。”

袁杰道:“無獄崖的弟子都在追殺你,你逃不掉的。”

“救救我。”辛緣拔出了劍,他的手掌一片血紅。

袁杰面部抽搐,他的手緊緊握著劍柄,沉默了許久后道:“你快走吧!他們就要來了,如果你不想被他們追到,最好躲在某個深山野林里。”

“我能應付的……”辛緣抱緊了懷里的嬰兒,轉身走了。

袁杰站在原地,他看著辛緣又扭過頭來,向他問道:“你有錢嗎?給我一點,我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吃飯了。”

“給你!”袁杰從懷里掏出些散碎銀兩丟給辛緣。

辛緣收起銀兩,無聲無息地走了。

風止,雪未停。

空蕩蕩的街道里,辛緣漫無目的地走著,他時不時低頭借著月光看看懷里的嬰孩,她有一張很可愛的臉蛋,現在已經哭累睡著了。

辛緣喘著粗重的氣息,他很累、很困,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感受,他好想有個溫暖的地方,可以讓他在那兒休息一晚。

實在太累了……

辛緣倒頭栽在經受著酷寒的野草叢里睡著了,他的身體凍得硬邦邦的,嬰兒緊緊被他抱著。

漫長的夜晚總是如此漫長,但是對于沉睡的人來說很快。

整座鎮子被白雪覆蓋,一眼望到底,盡是白茫茫的景象。

明晃晃的陽光刺在辛緣的眼皮上,他眨了眨眼,看到一雙大大的眼睛正盯著他。這雙眼睛水汪汪的,眼角很濕潤,臉上的淚痕分明可見。

辛緣坐起來,他凍了一個哆嗦,接著發了會兒呆,然后抱起嬰孩,過了會兒又把她舉起來看了看,笑著說道:“唷!是個女家伙!”

遠處飄來蒸籠包的香味兒,辛緣立馬站起來,聞著香氣走去,他現在至少是有些小錢的,總歸可以買些東西來填飽肚子。

來到包子鋪,辛緣打算買兩個包子,但當得知一兩碎銀就能買一百多個包子的時候,他驚訝得眼睛都瞪圓了。

辛緣索性買了十個包子,并要了兩碗豆漿。他先把包子囫圇著塞入嘴里,然后“咕咚咚”灌下一大碗豆漿,這才想起身旁有個可憐的小家伙還沒吃東西。

“你肯定餓壞了吧……”辛緣拿了個勺舀了些豆漿,吹了吹然后送入嬰兒的嘴里。

嬰兒很快把豆漿吸入嘴里,臉上露出了笑。辛緣很開心,他連忙把豆漿一勺一勺喂給她喝,直到另一碗豆漿徹底見底。

“你認得這孩子嗎?她是誰家的?”辛緣問那包子鋪老板。

老板搖了搖頭道:“我哪里認得。”

“哦……”辛緣有些失望,他輕輕抱起嬰兒,打算在街上找人問問,他只怕這孩子是被人故意丟棄的。

“請問你認得這孩子嗎?”

“不認得。”

“你認得這孩子嗎?”

“不認識。”

“打擾一下,你知道這孩子是誰家的嗎?”

“不知道,你找別人問問吧。”

辛緣接連問了三四十個人,但是沒有一個人認得他懷里的嬰兒,她好像真的已經被遺棄了。

“究竟是誰家的父母如此無情……”辛緣不禁想起自己幼年時的遭遇,心中傷亂悲痛。

這時,一個人走到辛緣身旁道:“我不認得這孩子,但我認得你。”

辛緣緩緩抬起頭,當他看清這個人的面容時,他不禁錯愕道:“孫安!”

孫安也是無獄崖的弟子,可他并不像袁杰那樣,他是一個令辛緣厭惡至極的人,而在這里遇到他也是辛緣最不想的。

“我來是取你性命的。”孫安語氣平常,好像在說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辛緣則取出斷劍,他知道這次不可不戰了。

“咻”的一聲,自孫安袖中射出一發暗器,可是辛緣早已料到,閃身躲開了。

孫安瞬時拔出佩劍,锃亮的光芒閃耀出來,當真是一把好劍!

辛緣把嬰兒結實地綁在背上,手握斷劍提防著孫安的進攻。

一陣疾風襲來,辛緣心中一跳,下一刻就見孫安長劍刺來,他連忙用劍鍔擋住,向上發力挑開了孫安的寶劍。

孫安咧著嘴,劍尖點出了一個花兒,幾招虛晃之后,刺向了辛緣心門。

辛緣斜著低下身子,斷劍放在孫安寶劍之下,接著不斷向上快速揮劍,把寶劍挑得越來越高,然后迅速將斷劍向前刺去,斷口處插入了孫安的胸膛,不過是一個很淺的傷口。

“你打不過我的,換別人來吧。”辛緣太了解孫安了,他在無獄崖時就已與孫安比試過不下二十次,早已摸清了他的套路。

孫安咬著牙,猛然揮下手中寶劍,辛緣立刻抽出斷劍向上一揮,只聽“當”的一聲,孫安手里的寶劍飛了出去,落在青石地面上不停顫動。

辛緣轉身施展輕功迅速離開,他不想再被孫安糾纏。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風雪
  • 第二章 無歸
  • 第三章 岐山
  • 第四章 鹿萍
  • 第五章 墓穴
  • 第六章 疑鬼
  • 第七章 地宮
  • 第八章 怪人
  • 第九章 機關
  • 第十章 瘋魔
  • 第十一章 坍塌
  • 第十二章 誤入
  • 第十三章 得救
  • 第十四章 碎紙
  • 第十五章 仇報
  • 第十六章 中毒
  • 第十七章 求醫
  • 第十八章 亂世
  • 第十九章 寶玉
  • 第二十章 交易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