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仙俠 > 不一樣的天空之忘憂酒館

更新時間:2020-04-15 16:58:42

不一樣的天空之忘憂酒館

不一樣的天空之忘憂酒館 懶得計較 著

連載中 司徒歡褚天祈

《不一樣的天空之忘憂酒館》是最近很火的仙俠奇緣類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懶得計較,主角叫司徒歡褚天祈,下面看簡介:她身處江湖他身處朝廷她是名門正派的少主,也是唯一的傳人他是驍勇善戰的將軍,也是王公貴族的世子兩個原本不可能相遇的人,卻偏偏遇上了可是,相愛容易相處難,戀愛是夢幻,生活卻是現實,兩個身處于不同天空下的人,真的可以戰勝世俗的定律,攜手白頭嗎?

精彩章節試讀:

“給我追,別人她跑了”,一陣吵雜的腳步聲,在寂靜的黑夜里顯得格外突兀,特別還是在深山老林。

一個身影皎潔的樹叢中穿梭,可是隨著時間慢慢流逝,嬌小的身影,顯然有些吃力“這些個王八蛋,跟個惡靈似的,陰魂不散”。

如此悅耳的嗓音,說的卻是這般豪放的話,倒是可惜了,此時快有半個人高的草叢中,一個虛弱的男子,頗為遺憾的在心中感嘆。(作者:你還是可惜可惜你自己吧)

男子的身子已有些麻木,他已經被困在此三天三夜,四肢失去知覺,如此下去,哪怕巧合撿回一條命,四肢也定會受到影響。

男子感知了下周圍,發現剛才的女子已經離去,想要挪動一下身體,哪怕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身子也未曾移動半分,男子不死心的還想繼續嘗試,可是只換來滿頭大汗,看來我是大限已至了,男子自嘲的想要勾起嘴角,卻傳來嘴唇撕裂的痛楚,已經干裂的嘴唇,想要動一下都難。

意識漸漸模糊,男子艱難的抬頭看一下天邊的月亮,想來家人知道他不幸的消息,會替他難過吧,弟兄們不知道有沒有脫險,現在的戰事也不知如何了,就在他要閉上眼的時候,恍惚間他看到了一張模糊的臉,只有一雙明亮的眼眸,一直盤旋在他的腦海里,好美的眼睛,是神仙來收我的魂魄了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昏睡的人睫毛顫了顫,慢慢從混沌中醒來,朝著亮光處看去,跳躍的火苗,好像在盡情的舞蹈,試圖喚醒沉睡的人。

“你醒了”,一道悅耳的聲音在耳旁響起,很熟悉,與昨晚的那個女子如出一轍。

司徒歡蹲下身子,抬起小手,在對方眼前晃了晃,“唉”,感覺對方沒有反應,“不會是傷到腦子里吧,不行,我看看”,說著抱著男子的頭就開始檢查,“沒有傷口呀,難道是內傷”。

褚天祈現在非常確定,這個女子就是昨晚森林里遇到的,并且自己沒死,被她所救,不知道幸還是不幸,“放開”

“啊”,正在認真檢查的司徒歡,沒聽清,依然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放開我”,冷冷的聲音響起。

“啊....哦”,司徒歡乖巧的將男子放開,但看到對方凌亂的頭發時,忍不住笑出聲,后知后覺想起自己是罪魁禍首,連忙忍住,伸手想要將對方的頭發撫順。

褚天祁為了使自己不再繼續受到荼毒,將頭往后仰,躲開對方的魔爪。

司徒歡尷尬的搓了搓手,“那個,不好意思”,指了指他的頭發,“我不是故意的”。

褚天祁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然后僵硬的點了一下頭,表示沒事。

就這樣氣氛突然凝固,司徒歡連忙轉移話題,“那個,你應該餓了吧,我去給你拿吃的”,轉過身拿著小手給自己扇風,怎么突然感覺臉有些熱呢。

很快司徒歡拿著烤兔子過來“現在我們還在荒郊野外,附近也沒什么吃的,你先將就一下”。

“無妨”,此時還活著,而且還能夠有食物裹腹,對他來說已經很滿足了,說罷想要伸手接過,卻扯到傷口。

“你沒事吧”,司徒歡有些緊張的看著他。

褚天祁輕輕搖搖頭“不礙事”,又想伸手,卻被司徒歡阻止了。

“還是我來吧”,說罷撕了一塊肉,遞到褚天祁的嘴邊。

褚天祁看了看嘴邊的肉,稍猶豫后,張嘴接過。

“我說你這人命可真硬呀”,司徒歡找話題,主動打破尷尬的氣氛。

褚天祁抬了下眼,沒做聲。

司徒歡也不在意,繼續說到“我撿到你的時候,你身上的血都快流干了,整個衣服都是已經是硬的,你不知道,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的衣服解開,天哪,大大小小十幾處傷口,這個傷你的人是有多變態呀,傷人也不帶這么羞辱的,一刀結果了就得了,何必.....”

察覺到自己說錯話的司徒歡,忍不住想要抽自己幾個大耳刮子,天哪,我說的這是人話嗎?“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見褚天祁冷著臉看著她,越發的心虛。

“呵呵呵呵,那個,嘴誤嘴誤,你別管我這人,我從小就嘴欠,我以后會注意的”。

褚天祁見司徒歡自黑起來,毫不手軟,突然覺得有點可愛,倒不像京中那些說一句話都要在心中繞三圈的閨秀,跟她在一塊相處的人,應該每天都很開心吧。

司徒歡見對方沒有回應,有些慌了,心里一橫“要不這樣吧,你要是覺著不舒服,就打我兩巴掌,我決不還手”。

褚天祁看著她一臉大義赴死的表情,眼中含著笑意“烤兔要涼了”。

“啊...哦,好”,司徒歡連忙撕一塊肉,繼續喂食。

“不是一個人”,褚天祁突然開口。

司徒歡有些愣住了,反復品味他這句話的意思,才煥然大悟,原來他是在解釋他的傷口不是一個人造成的,不是一個人“天哪,你這是得罪了誰呀,讓這么多人來折磨你”。

褚天祁見她估計是想偏了,也懶得解釋。

司徒歡用掃視的目光在褚天祁的臉上掃視了一圈“我說你長的像模像樣的,怎么就會招人恨呢,你有沒有想過,估計是你人品有些問題”。

原本還在安靜吃東西的人,立馬拉下臉,不悅的看著她“初見姑娘時,你好像也被追殺吧”。

呵呵呵呵,司徒歡尷尬的笑了笑“也是,估計是我們長得太過出眾,招人嫉恨了,也很正常”。

褚天祁懶得理她,難怪說自己嘴欠,果然是真的欠。

“對了,你叫什么,總不能一直叫喂吧”,司徒歡忙轉移話題,轉移話題一直以來是她的強項,她得好好發揮才行,平日里也還好,怎的今天嘴就這么欠呢,估計是被那群家伙追太久了,腦子有點蒙圈吧,司徒歡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楚天”。

“哦,司...司空”,出門前可是有跟姆媽約法三章,不能說自己的真名,剛才差點就說了,好懸。

褚天祁意味深長的看著對方,看來兩人不約而同都說了自己的假名,也挺好,自己也不必覺得愧疚,他身份特殊,未免走漏風聲,還是小心為上。

“不知姑娘你為何會被人追殺至此”,褚天祁裝作不在意的問到。

“唉,別說了,一出門就遇到這些老鼠,愣是追了我半個月”,司徒歡想到那些人都覺得無語。

“當時見姑娘還在四處躲避追兵,怎的現在就輕易甩開了”,褚天祁說出自己的疑問。

“唉,別提了”,司徒歡懊惱的撇撇嘴,“剛開始覺得好玩,故意逗他們,結果玩脫,還好本姑娘冰雪聰明,聲東擊西,把他們引到懸崖邊,我再假意跳崖,攀著崖壁成功脫險,這就叫,嗯...對了,峰回路轉。險中求勝”。

“你的父母怎么放心你一人出門”?褚天祁剛問出口,發現司徒歡神采奕奕的眼神暗了下來,整個人立馬被悲傷籠罩著,“抱歉,是褚某唐突了,請姑娘莫怪”。

司徒歡搖搖頭,轉身出了山洞,環膝坐在山洞外,看著遠處天空中閃爍的星星,眼中浮上淚花,爹娘,你們在那邊還好嗎歡兒好想你們。

三年前,他的父母出門時發生了意外,一夜之間,她成了孤兒。

不多時身旁多了一個身影,褚天祁在司徒歡身旁坐下,望著遠處的天空“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爹離世了,我娘一時接受不了,上吊***了”,褚天祁平靜的說著自己的故事。

原本傷心流淚的人,抬頭看著他,臉上還掛著淚花,震驚的看著說話的人。

褚天祁笑了笑,“剛開始我也難過,很難過,難過得要死去,可是看到一夜白發的祖母,為了我傷心,難過,卻要強顏歡笑,假裝不在意的時候,我就在想,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還是要向前看,因為愛你的人,比誰的希望你過得好”。

司徒歡再也忍住,撲到對方的懷中,痛哭出聲,兩個有著相似經歷的人,在這個黑夜理敞開心扉,互相取暖,待黎明來臨時,是否又是另一番景象。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英雄救美還是美救英雄
  • 第二章 離別
  • 第三章 他是不是他
  • 第四章 出發邊城
  • 第五章 招軍醫
  • 第六章 一鳴驚人
  • 第七章 入軍營
  • 第八章 小露一手
  • 第九章 忙碌
  • 第十章 救人的
  • 第十一章 妙手回春
  • 第十二章 你還在呀
  • 第十三章 老士兵尋醫問藥
  • 第十四章 戰爭來臨
  • 第十五章 將軍失蹤
  • 第十六章 追來
  • 第十七章 躲藏
  • 第十八章 獨處
  • 第十九章 下雪了
  • 第二十章 好似不同了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