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重生 > 我變成了蟒

更新時間:2020-04-17 12:14:33

我變成了蟒

我變成了蟒 炙心 著

連載中 武鴻運蕭靜柔

《我變成了蟒》小說主角名為武鴻運蕭靜柔,是作者炙心編寫的重生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一劑毒藥,害得他莫名喪命;僥幸重生為毒蛇,懷揣著復仇怒焰不斷進化,以血腥的姿態使世界為之傾覆!

精彩章節試讀:

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下,讓武鴻運驟然驚醒。

我不是中毒身死了嗎?

他錯愕的看著四周,這一處遍地垃圾,環境惡劣的下水道。

搖了搖頭,武鴻運覺得自己的視野竟然變得有些模糊,只能看清近距離的事務,稍微遠一點便變得十分費力。

通過身下的水漬,他能夠看見自己的身軀,上面夾帶著許多奇形怪狀的鱗片。

烙鐵形狀的蛇頭,還矗立著一根圓柱形的角!

這是......蛇?

他變成了蛇?

上輩子經歷過的大風浪實在太多,內心縱然萬分震驚。但他不得不接受現實。

變成蛇,總比死了好。

腹部傳來的饑餓感,一種無法抗拒的食欲從心底生起。

忽然,視線中出現了一團紅影,仿佛像是在紅外線視覺的狀態下。

“這是......老鼠?”

旁邊的老鼠還在啃食著人們丟棄的腐肉,武鴻運能察覺到這小家伙散發著微弱的熱能。

很快,動物的本能和腹中的饑餓感,勝過了理智。

武鴻運將這只老鼠一口吞下。

此時,外界的天色已經蒙蒙亮,視線能夠察覺到光的方向。

作為一條蛇,要是被捉住就是死路一條。

如果不出去的話,他的仇恨便永遠無法釋放,只能躲在下水道茍且偷生。

武鴻運原是百億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人到中年,原配妻子意外病故,兒女已經成家,受不了孤獨的他又找了個女人,蕭靜。

蕭靜通過武鴻運的考驗后便掌管了公司事務,他自己則孑然一身,醉心強身之術。

就在武鴻運身死前,蕭靜一碗“健體湯”結束了他的性命。

醒來便身處此處。

還好,自己是一條毒蛇,這算是自己的武器。

只要能報仇,死了也值!

想要報仇,唯有不斷獵食,活下去!

下水道外面是片林蔭小道,還好出口處有著嚴密的草叢作為遮擋物,使武鴻運暫時取得了較為安穩的生存環境。

武鴻運爬出下水道,蜷縮在草叢中。

草叢數十米外有片河流,武鴻運在河邊蠕動了近半個鐘頭,找到了幾條不足以充饑的蚯蚓。

武鴻運繼而回到醒來時的下水道,能夠清楚的看到視線中滿是紅影,但散發出的熱能太多,完全可以判斷出它們的體型,差不多有成年男人的手掌大。

不得不說骯臟腐臭的地方,別的東西沒有,倒是把這群東西給養的滋潤。

再肥碩,在天敵面前不過也只是盤中餐。

解決了饑餓問題,武鴻運的精力充沛起來,但下水道中陰冷無比,還是喜歡外界溫潤的氣候。

武鴻運不斷穿梭陰影之中,最終停駐在一棟豪華別墅附近。他很熟悉這個地方,是數年前為蕭靜所買下來度假的住所。

這么說,自己還在楓林市。

武鴻運此時很冷靜,湊近別墅后從管道處溜了進去,看見大門是掩關著的,有可能那對狗男女也在里面。

管道通向一樓的衛生間,武鴻運已經隱約聽見了有人說話,通過聲音他便能確定是林靜無疑。

蕭靜柔聲道:“蔣少,那家伙已經死了,鴻運集團也被我掌控在手中,接下來的時光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親愛的,還是多虧了你給他下藥,否則還真難對付,但很可惜,還是沒有找到地圖。”蔣良杰話中頗具冷意。

“先別急嘛,反正人都沒了,我們慢慢找,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聽到這番話,武鴻運明白了所有的事。

地圖的存在只有自己和蕭靜知道,必定是她告的密,還透露到了省長之子吳志的耳朵里,而蔣良杰便是他的狗腿子。

以前武鴻運研究了地圖數年,都沒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干脆就藏在了一個絕密地點,但和蕭靜提及過,但沒說清具***置。

后來的事情很明顯,這對狗男女內外勾結,為了得到那份不知有何作用的地圖,竟讓武鴻運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內心充斥著怒火,武鴻運恨不得上去直接毒殺二人,但目前沒能力復仇,只能選擇退卻。

蕭靜知道地圖便藏在這棟別墅中,但她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得到。

面對女人的背叛,武鴻運不可能永遠隱忍,縱然把精力都放在了習武強身上,但從來沒有想到會變成現在的局面。

退回下水道時,武鴻運像發了狂似的撲殺殘余的碩鼠,把仇恨全部都發泄到了眼前的獵物身上。

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再度恢復平靜。

“蕭靜,你可真狠啊,終有一天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