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武俠 > 兩個人的游俠

更新時間:2020-04-18 14:56:17

兩個人的游俠

兩個人的游俠 想要好好畫 著

連載中 莫狂陳小明

《兩個人的游俠》男女主角為莫狂陳小明,是想要好好畫編寫的武俠小說,目前已完結。我知道這是一個殘酷血腥的江湖,好人不長命。但經歷了這些風風雨雨,又怎能不拼命就放棄?做好人難,做一個真正的俠士更難,知道,我會死。但吾有神佑!

精彩章節試讀:

山間野澗,一頭黃鹿快速穿梭于林間,身影于樹木縫隙處轉瞬即逝。

其后方,一名小獵戶全力奔跑,緊追不舍。

與此同時的另一個世界……

莫狂被車撞死了,因為救人。

但他死后的意識依然清醒著,并有一些光怪陸離的影像與莫名其妙的知識在極速且瘋狂地涌入其中。

當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即將被這些洶涌的信息扭曲、撕扯成碎片時,兩股難以估量,質如水銀的神妙能量也同時融入進來。

瞬間,靈魂瀕臨破碎的痛感化暖風飄散,莫狂的感知被羊脂白與紫金兩種顏色充斥填滿。

這感覺,竟如同恰到好處的微醺……

再次醒來,莫狂發覺自己似乎處于一種不真實的狀態,像是在球形影院觀看4D電影,所見一切皆為環繞觀影,如鏡花水月。

不經意間低頭看去,竟發現腳下呆立著另一位觀眾:一個渺小透明的人兒。

小人似有所察覺,揚起腦袋。這是張十二三歲的稚嫩面龐。而當他看到上方離奇的景象后,嚇得整個一激靈。

在小人眼中,一個半透明的***男性正盤膝坐于頭頂,胯下那根巨大的甘蔗充滿無與倫比的威懾力。

而更加駭人的,是男性頭頂后方,一顆羊脂白與紫金兩色交匯運轉的巨大球體,如天穹恒星臨世,攝心蕩魄、恐怖異常!

但這景象的始作俑者顯然還不明白腳底下的小人為何會用此種眼光看自己。不過這也怪不得莫狂,因為連他自己都不清除此時此刻究竟是什么情況。

可這并不妨礙他同樣饒有興趣地打量對方。

更何況現代人的神經一向大條,接受能力也是無與倫比。所以對比男孩,莫狂顯得十分淡定。

“你是誰?”男孩的聲音有點哆嗦,語氣中帶著明顯的畏懼,但更多的則是迷茫。

【我叫莫狂,小朋友你是誰?這又是什么情況,我們在哪?】

莫狂表現出的無知與友善的三連問讓單純的小人放下了戒備,兩人一問一答,結果在對方臉上都發現了與自己同樣的茫然。

但緊接著莫狂便想到了腦海里那些難以估量的外來信息,開始閉目尋找,后將有關此刻情況的部分同步念了出來。

識海中同樣有時間流逝,二人經過近一個時辰的討論分析,終于把如今的大致情況與造成這種局面的前因后果,給理了出來:

習善在山中打獵時不小心滑倒摔暈了過去,此刻莫狂的靈魂恰巧受到這方世界兩股能量的吸引,與其融合,化為本我。

本我雖如恒星般宏大但玄奧異常,獨存一界,他人僅可觀其投影,外在表現形式可為原型也可微如塵埃。

莫狂本我于習善識海內建立鏈接,有受本我吸引而匯聚成型之能量,化莫狂死前模樣鎮守此處,便是那半透明小人。此能量名為:養身真氣。

疑問得到解決,但兩人總不能一直在識海待著。

【你現在能醒過來嗎?】莫狂戳了戳習善,問道。

“好像還不行,不知道怎么醒。”

【那我試試?】莫狂躍躍欲試地問道。

但卻沒等對方答應,他便主動嘗試掌控這具身體,下一刻,目光已然空洞……

順利的難以置信。

原本的不和諧感瞬間剝離,莫狂周圍的一切皆化為真實世界的質感。

山林中倒地不起的習善“嗖”的一下坐了起來,并試著握了握拳頭:

【呦,還行,簡直跟自己的身體一樣能夠靈活玩弄…不,操控。】

“喂,大叔,我得回家了,爹肯定等急了。”習善的聲音從腦海中傳來。

識海中,莫狂瞳孔焦距恢復正常,看向下方的習善。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了一心多用的能耐。

于是他一邊控制肉身按照習善所說方向下山,一邊在識海里開口:

【你看看能不能找到獲取身體控制權的那種感覺,我跟你講講這種感覺就像……】

不得不說這小子悟性挺高,在天色轉暗星辰初顯、身體即將走到村口時成功掌握了接管肉身的方法。

小獵戶眼神變換,莫狂主動退出主導位置,習善重新掌控身體。

【你該干嘛干嘛,我再去了解一下自己的情況。】

視覺又變成了觀影模式,莫狂閉目沉思不再言語。

“哦哦,好嘞。”習善的靈魂小人目光空洞地說道。

一下午的時間二人算是熟悉了對方,不過習善卻無法像莫狂一樣,在掌控肉身的同時保持靈魂的單獨活躍。

站在村口的少年,身體表面的幾處擦傷與額頭較重的傷勢已經完全復原。不過習善此時卻沒有心思去注意身體的狀況,而是神色慌亂地望著村子,明亮清澈的眼球倒映出村中某處逐漸擴大的火焰。

是村長老伯兒子的家,跟自己房子離得不遠。

習善因為常年打獵,身體素質超越同齡人不少,見這情況撒丫子飛快的往村里跑。

村子不大,因此剛進村口習善就聽到一個陌生的大嗓門在吆喝:

“爺爺們今日要住在你們村子,好酒好菜端上來,來日必有重謝,不然砍殺了你們這群鄉野村夫一個不留!”

【慢點,村子里不太平啊,先去屋頂看看情況。】莫狂見習善像個愣頭青一樣奔向人堆,趕忙出言提醒道。

“我擔心爹。”習善雖然放慢了速度,但腳步不停。

【毛都沒長全你過去幫倒忙?聽那聲音就知道村子里來了茬子,而且不止一兩個,一村的人多你一個不多。聽我的上屋頂,真打起來你的獵弓在高處反而能發揮些作用。】

莫狂的話倒是提醒了習善,他趕緊轉身離開,繞了個路爬上了一處屋頂,探出半個腦袋偷偷窺視。

余火未盡的焦黑的屋子前,七名身材魁梧帶著兵刃的大漢叫囂著,一具頭顱滾落在旁的尸體倒在他們腳邊。血液流淌的范圍不大,卻一層層滲入地面在最上方留下了極為凝重的紅色。

仍在燃燒的木材時不時發出“噼啪”脆響,火星彈出、爆裂,搖曳的橘黃色映照著倒地昏厥的老村長枯瘦的側臉。死的是他唯一的兒子。

習善爹擠在人群中默不作聲,腰后的獵刀被他默默抽出半寸。

“是大官要抓的綠林好漢!他們怎么做這種事?”習善在心里驚叫,年輕的他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原本的面目。

【呵,什么綠林好漢,都是刀口舔血不拿人命當回事的貨色,你還是太年輕。】

“我爹在那!”習善說著又想跳下屋頂往里沖,雖然不說,但他害怕自己爹爹會變成村長兒子那樣。

【老實點,別添亂,把弓箭掏出來做好準備。順便給我說說這群是什么人?你們村子又是在什么地方?】

習善卻根本聽不進莫狂的話,眼里只有自己老爹,竟直接起身準備跳下屋頂。

但瞬間,他的眼神由焦急詭異地轉變為鎮靜,動作當即停止,并敏捷地轉身重新趴下。

【臭小子,說了不聽非讓我來硬的。】

習善的靈魂在識海中抬頭,對著莫狂大喊:

“我要去找我爹!”小臉雖寫滿倔強,卻無法奪回身體的控制權。

也虧得莫狂生性善良,不然早滅了這小屁孩的靈魂霸奪取肉身了。

【你給我聽著,或許你認知中的綠林好漢都是懲奸除惡劫富濟貧的英雄,但看看那邊的尸體,事實從來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在老子世界的歷史上,被稱為綠林好漢的那一批批人,間接或直接死在他們手中的百姓難以計數。這些人幾乎都是些為了自身利益可以任意妄為的貨色。你現在過去橫沖直撞驚了這群人,到時候死的不只是你和你爹兩個。】莫狂虛影俯視著下方神情憤怒的習善平淡道。

少年沉默了,握弓的手掌用力攥到發白。

“那……那我該咋辦?”

【再看一會兒,把剛才問你的問題回答我。】

“這群人是前段時間朝廷通緝的聚寶山好漢,哦不,土匪,聽傳聞都是劫富濟貧的好人。我們村子在大呈中間的位置,南不南北不北,附近縣城都離的不近。”習善說道。

【呵,這樣劫富濟貧的?】莫狂說著重新把控制權交給了年輕人。

【大呈?】

“對,大呈朝。村子叫富水村,就在富水山下面。”習善緊盯著那七人與自己的老爹,手中的一只箭矢搭在了弦上。

莫狂以習善告知的信息為線索,從獲取的龐大知識中搜尋,基本了解了這方名為淵界的星球上,大呈王朝的情況。

同時習善老爹的動作也讓他發現了一些東西。

【你爹是干什么的?】

“獵戶啊,我打獵就是他教的。”

【沒了?】

“沒了。”

【你爹握刀的方式、獵刀懸掛位置與大呈王朝內很多勢力的招式習慣吻合,但他另一只手下意識的往腿部摸索,勾起食指的動作卻只符合其中一個。】

“啊?什么?”

【那是錦衣衛一般放置手弩的位置,食指用來扣住扳機,你爹是朝廷的人。】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習善與莫狂
  • 試手
  • 分別
  • 上路
  • 地煞
  • 虎頭精鋼刀
  • 驛站之局
  • 驛站之局 貳
  • 驛站之局 叁
  • 驛站之局 肆
  • 龍吟劍 朱衣星
  • 破廟殘燭
  • 歷城
  • 僧人
  • 交易
  • 切磋
  • 練功
  • 壽宴
  • 城蹤殺影
  • 追捕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