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現情 > 怪她過分美麗

更新時間:2020-04-25 15:36:24

怪她過分美麗

怪她過分美麗 柳從善 著

連載中 沈俏聞律

怪她過分美麗中主要人物有沈俏聞律,是柳從善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目前正在掌文連載。全書主要講述周旋于兩大家族掌權人之間,沈俏成了狐貍精的代言詞。有人愛她入魔,有人恨她入骨。恨不能將她踩在泥地里百般踐踏,愿她一生曲折蜿蜒,漂泊無依。對此,沈俏只是漫不經心點了根煙,蒼白如幻的煙霧里,是擲地有聲的兩個字:做夢!

精彩章節試讀:

夜雨滂沱,雷鳴閃電籠罩著整個城市。

沈俏車剛出酒吧沒多久,車突然熄火,怎么都啟動不了。

心情壞透的沈俏氣急敗壞下車踹了車身兩腳,發泄。

淋成落湯雞回到車里,放在副駕駛的手機屏幕正好亮了,是一條微信消息:【俏俏,回家,聽話。】

溫柔又霸道的口吻,沈俏嘴角牽出一絲諷刺。

睡完杜若薇,終于想起她這個正牌女友了嗎?

哦不,在今天,她已經成為前女友了!

忽然,前面開來的一輛車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黑色的賓利最新款,矚目的車牌號,眼熟。

很快,她腦中就浮現了一張俊美成熟的臉,以及一個充滿報復,大膽且荒誕的想法。

酒醉的昏沉,折磨著她。

沈俏拍了拍臉蛋,迫使自己清醒幾分,在車開過來之前,走到了路中間。

馬路中間突然間冒出了個人,賓利車主人連摁了幾次喇叭,眉頭狠狠皺起。

車被迫停下,那女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坐到了他副駕駛里,跟個無賴一般道:"叔叔,我車壞了,你送我回家吧。"

聞律:"……"

沈俏拂開臉上的發,露出她精致漂亮的五官,歪頭朝他眨了眨眼睛:"或者,去你家?"

既然他可以睡其他女人,可以結婚,她為什么還要為他守身如玉?!

女人看起來剛滿二十,生的明眸皓齒,膚如凝脂,饒是渾身濕漉漉的狼狽,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

聞律腦中不由冒出了兩個詞:冰肌玉骨,嫵媚天成。

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眼眸,邀請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這女人,饞他身子!

主動送上門的女人聞律見得不少,眼前這位長得還合他胃口,換做平時,他或許有興趣。

不過現在……

聞律嫌棄的瞥了眼把座位都弄濕的落湯雞,語調微沉:"下車。"

冷漠的拒絕,沈俏不怵,甚至更來勁了。

她勾唇一笑,大膽又主動的爬到聞律大腿里,意有所指道:"要不就在車里好了?我想睡你,聞律。"

自己的名字被眼前的女人精準叫出來,聞律鳳眸溫度略冷了分:"認識我?"

"聞家家主聞律,我認識你,很奇怪嗎?"

男人鳳眸瞇起,懷里的沈俏手搭在他胸膛,醉眼迷離:"都是成年人,磨磨蹭蹭就沒……唔……"

手腕被聞律捏住,沈俏疼的倒吸了口涼氣,水潤的眸子更顯楚楚動人,分外委屈。

活像男人做了多過分的事。

聞律長指攫住她的下巴,深不見底的眼神凝視著她:"哪家的閨女?"

成熟男人的氣場,尤其是聞律這種混跡于商場權力頂峰的掌權者,身上本就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此時冷冰冰的一張臉,震懾力十足。

換做其他人,早就被嚇得不敢吭聲。

沈俏膽兒野,嫌棄的瞥了眼男人腹下三寸,故意道:"我可是聽說聞家新任家主,最是懂得寬慰女人。難道是我消息錯了?你原來是個假把式?"

男人最忌諱的便是有人說他不行。

顯然,沈俏一下子就捏住了男人的七寸。

聞律掐著她的雙腮,大手拍了拍她臉蛋兒,深邃的鳳眸迸發出危險氣息:"行,想玩可以,小姑娘可別后悔。"

沈俏眼瞳一緊,被男人拎著衣領扔回了副駕駛,屁股摔著疼,車子已經啟動。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青蛙美文

回復怪她過分美麗或者回復書號3815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