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玄幻 > 仙武獨尊

更新時間:2020-04-27 14:54:31

仙武獨尊

仙武獨尊 三千晴空 著

連載中 凌天趙屠

《仙武獨尊》中主要人物有凌天趙屠,是三千晴空最新創作,目前正在連載中。星極宗弟子凌天,天資有限,苦修三年卻始終無法突破先天之境,受盡冷眼!一只能夠洞悉未來的神秘紙鶴,讓他自逆境中看見一絲希望!從此他要逆天改命,奪機緣,闖秘境,戰強敵,憑手中長劍,凌駕九霄之上,傲嘯諸天萬界!

精彩章節試讀:

“凌天,每月筑基丹七枚,三年未提升修為,依例扣減五枚。下一個!”

排在后面的弟子立刻將凌天擠在一邊:“讓開,入門三年都無法進階的垃圾,筑基丹給你簡直就是浪費!”

這話在周圍弟子中立刻引起一陣哄笑。“三年都沒提升,這廢物怎么還沒被趕出宗門?”

“聽說他家里是武陽城大族,每年靠著大筆的靈石才能夠留在我們星極宗,否則像他這么差的天賦,早就被趕下山了!”

“原來如此,也難怪他還有臉呆在宗門。”

周圍不屑的嘲弄,如同一片片鋒利的刀刃割過,凌天心中一陣陣抽痛,當初自己剛入門時,修為家世一時無二,這些外門弟子何曾是這種嘴臉。可惜物是人非,如今三年過去,自己毫無寸進,難道能怪這些剛入門的弟子勢利?

接住執事扔過來丹藥,凌天一聲不發地由武閣丹房中走出,直到門外的陽光照到臉上,他才輕舒一口氣,舉目四望。

星極宗第三峰搖光,云氣彌漫,猶若仙家,誰能想到這個看起來富麗堂皇的地方,卻是如此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

“凌天,趙屠來了!”身材微胖的侯大海從人群里擠了過來,悄聲對凌天說道。

侯大海和凌天一樣是外門弟子,性格頗為直爽,兩人日常關系不錯。

凌天順著侯大海示意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一個白袍青年帶著一班手下,趾高氣揚地走進廣場,所過之處,身穿黑袍的外門弟子紛紛躲避,人人噤若寒蟬。

凌天眉頭微皺,趙屠是先天中期修為,再加上有個當長老的舅舅撐腰,向來橫行霸道,惹到他的外門弟子,非死即殘,卻從沒人敢說什么。

“別理他!”凌天略顯狹長的雙目中閃過一抹精芒,示意侯大海離開廣場。

凌天和趙屠早就相識,只是那時兩人一個是大家子弟,一個是長老親戚,彼此見面還算客氣。可是自打趙屠修為升到先天中期成為內門弟子,行事便越發肆無忌憚,凌天看不上這種仗勢欺人的人,兩人再無交集。

凌天和侯大海剛要離開,趙屠的身邊的一個少年卻走了過來,大剌剌地擋在凌天面前:“借幾顆筑基丹用用。”

說完,也不管凌天同不同意,伸手就去抓他手中的藥瓶。

侯大海一把推開少年:“你是誰,憑什么借你!”

少年被推了一個趔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你敢推我?”

侯大海一把揪住少年的衣襟,一巴掌就抽了過去,打得少年滿嘴是血。“小兔崽子!光天化日搶劫同門,打你都是輕的!”

凌天拉了拉暴怒的侯大海,這個空檔,趙屠已經帶著幾個少年圍了過來。

“凌天,你長本事了,敢動我的人。”趙屠看看手下,冷哼一聲。

凌天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趙師兄事物繁忙,難免管教不嚴,我只是替你教訓一下。”

“笑話,我的人,輪得到你來教訓,說吧,這事怎么辦!”

凌天收起笑容“趙師兄想怎么辦?”

趙屠冷笑一聲:“好說,你現在一月兩顆筑基丹,多了我也不要,就賠你三個月的筑基丹吧。”

侯大海怒發沖冠:“趙屠,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天眉梢一挑,趙屠這招真是夠狠,三月沒有筑基丹,自己的修為肯定無法寸進,倒時肯定會被趕出宗門。只是有一件事凌天還不明白,趙屠怎么會忽然針對起自己了?

凌天按住侯大海的肩膀,沉聲道:“趙屠,大家都是同門,我自問沒有得罪過你,你為什么要刻意為難?”

聽到凌天的話,趙屠放聲狂笑:“刻意為難?憑你也配!”

趙屠的手下一陣哄笑:“入門三年連后天巔峰都摸不到,這種廢物還當自己是個人物?”

“就這副德行,還敢和趙師兄叫板,真是不知死活。”

和趙屠叫板?凌天心中一動,似乎明白了趙屠如此針對自己的原因。

他不動聲色,隨手將藥瓶拋向趙屠:“趙屠,你記住,今天的帳,我遲早會討回來!”

說完,拉著侯大海往前山走去。

趙屠接過藥,得意地向身邊的跟班道:“這沒用的廢物,我還以為他真敢動手呢!”

“趙師兄英明神武,這廢物怎么敢挑釁。”

……

侯大海聽著身后隱約傳來的笑聲,漲紅著臉道:“為什么不和趙屠拼了,我們兩個加起來,怎么也有一拼之力?”

凌天冷笑:“人家挖好了坑,何必傻乎乎的跳下去。況且我的藥,有那么好吃么?”

侯大海眼睛一亮:“你給他的,不是筑基丹?”

凌天一笑:“那藥像筑基丹沒錯,不過卻是我在下山定制的,里面摻了瀉藥!山上這么亂,平時沒點防備怎么行。”

侯大海先是一愣,隨即放聲狂笑起來,和凌天一起朝著前山居所走去。

星極宗有三峰,玉衡,開陽,搖光,玉衡峰是宗門長老居住的地方,開陽峰住的是宗門圣子,而搖光峰則是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居住之地。

內門弟子占據靈氣更為充裕的后山,每人一間精舍,而外門弟子則只能夠在前山居住,雖然每人能夠分到一間房子,不過環境比起后山那些錯落有致,如在仙境的精舍,那就差得太遠了。

到了住處,侯大海卻忽然停住腳,神色凝重道:“趙屠雖然橫行霸道,但不是瘋狗,這次他好像確實是專門針對你。”

凌天點點頭:“他的手下說我和他叫板,多半是因為暮雪。慕雪前些日子也和我說過,最近趙屠總是糾纏她。”

“原來如此。”侯大海恍悟。

凌天所說的慕雪,同樣出身武陽城大族,天賦極高,后來拜入星極宗,很快成為內門弟子。慕家與凌家有通家之誼,凌天與暮雪青梅竹馬,關系親密,顯然引起了趙屠的不滿。

侯大海走后,凌天回到前山居所,從納戒中摸出由丹房領來的筑基丹,心情卻越來越沉。

他和慕雪雖然親密,但是以暮雪的天賦,恐怕很快就會成為宗門圣子,前往開陽峰,到時候兩峰相隔,再難相見。

慕雪不在,自己留在星極宗,還有什么意思呢?

恍惚間,一只紙鶴由窗外翩然飛了進來,紙鶴那由朱砂點出的雙目,泛著點點紅光,若有靈性般的在屋梁下盤旋一圈后,慢悠悠的落到了凌天的面前。紙鶴脊背上有半月堂三個描金小楷,正是每個月刊發一次的暢銷傳奇小說。

大越國三洲十九城,到處都有半月堂的分店,銷售這種供人閑暇娛樂的傳奇小說,像這樣一只紙鶴,就要靈石兩顆,普通人根本買不起,也只有那些家中殷實,修仙無望的年輕人才會買來翻看。

凌天辛苦修煉的閑暇里,除了暮雪的笑容,也就只有半月堂的傳奇小說能夠帶給他一絲慰藉。

“砰!”

凌天剛剛將紙鶴抓在手里,還沒來得及打開,房門就被人猛然推開,一個身穿紅衣的嬌俏身影,急匆匆的由外面沖了進來,猶如一道紅色旋風般,停在了他的床前。

星極宗內門弟子服色尚白,但暮雪卻是異類,喜歡穿著一身紅裙,猶如一道烈焰,仿佛能夠將那些投到她身上的視線給灼傷。

她眉目如畫,膚白如雪,發黑如墨,尤其是那對星眸,清澈動人,此刻雪白的貝齒正輕咬著櫻桃般的下唇,俏麗的小臉上浮現著難以抑制的怒色。

“天哥,趙屠那個混蛋今天是不是欺負你了,你告訴我,這次我肯定要打得他滿地找牙!”看她這樣子,如果凌天點頭,先前還囂張得不可一世的趙屠肯定免不了被痛揍一番。

凌天苦笑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我也沒吃虧!”

“算了?”暮雪的俏目中浮現出一抹失望之色。“天哥,你怎么變成了這樣?你曾經和我說過,習武修仙,最重意志,凡事需一往無前,有十蕩十決之勇,可現在,區區一個趙屠就讓你怕成這樣,日后還怎么修成大道?”

凌天錯愕,他縱然修為停滯不前,卻放不下心中那抹驕傲,不想讓女人來為自己出頭。沒想到這份心思,到了慕雪眼里,卻成了懦弱怕事。

兩個人之間的鴻溝,什么時候已經大到這個地步了?

慕雪口快,話一說出來,便有些后悔,卻又不想立刻道歉,氣氛一下僵了下來。

凌天沉默半晌,沉聲道:“慕雪,你今天來,是以內門弟子的身份,來指導我修行的么?”

“天哥……我……”慕雪被噎得說不出話。

凌天不給他解釋的機會:“我天資愚鈍,與大道無緣,還是不勞你費心了,請。”

這話一出,慕雪美目中立刻盈滿淚水,默然半響,從納戒摸出一瓶筑基丹,放在書桌上,然后轉身離開。

看著暮雪失望離去,凌天只感覺她的每一步,都仿佛是重重踏在了自己的心頭,讓他感覺說不出的難受,就仿佛眼前這個女孩,踏出這房間之后,就將化龍翱翔,從此與自己再無交集似的。

霎那間,凌天痛得如萬箭穿心,卻忍住沒有挽留。這事他早已想通,對暮雪來說,兩人相差天地,拖下去,也不過是她修仙大道上的阻礙而已,早點分開是最好的結果。

凌天低下頭,顫抖著的手指拿起紙鶴,撫過那半月堂三字,一面水樣光幕,帶著圈圈漣漪,從紙鶴上蕩漾而出,浮現在他眼前。

“咦!”

凌天看向水鏡里的文字,臉上卻突然浮現出驚訝之色。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仙武獨尊或者回復書號c540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