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穿越 > 我給崇禎當老師

更新時間:2020-04-29 11:34:45

我給崇禎當老師

我給崇禎當老師 半瓶鹽汽水 著

連載中 朱由檢李飛

小說角色名是朱由檢李飛的小說叫做《我給崇禎當老師》,這本書是作者半瓶鹽汽水創作的穿越類型的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朱由檢,你竟敢欺師滅祖,那就休怪為師跟你翻臉了,特戰隊,上!

精彩章節試讀:

夜黑風高,烏鵲南飛。

李飛小心的趴在草叢中,看著不遠處那隊烤火的古裝士兵,喃喃說道:“我們可能穿越了。”

“穿越了?不會吧,要不咱上前問問那幾個士兵?”

劉希森雖然也有點認同李飛的觀點,但仍然抱有一絲希望。

“不行!”李飛趕緊制止住劉希森。

“咱倆要是真穿越了,現在上前就是找死,私闖皇陵,你是學歷史的,你應該知道是啥罪吧。”

“對對對,私闖皇陵那可是死罪啊。”劉希森又仔細看了看前面那幾個士兵,盡管光線不足,但還是在火把的照耀下,看出來他們穿的是明朝士兵的衣服。

而且甲胄齊全,配有刀槍,要是真落到他們手里,估計很快會被就地正法。

正在倆人全神貫注的觀察前面士兵的時候,一只老鼠從劉希森腳邊跑過,驚得他一陣哆嗦。

好在李飛眼疾手快的捂住了他的嘴,但還是弄出了一陣窸窣聲,前面不遠處的兩個士兵警覺的向這邊走了過來。

“快走。”李飛推了推驚慌失措的劉希森,倆人就勢順著斜坡滑向谷底,在夜色的掩護下隱匿在谷底的草叢之中。

好在這時期的明朝士兵十分散漫,過來看了看,發現沒什么異常,也就回去了。

“過幾天,宮里的九千歲會派東廠的人來咱這里視察皇陵守備情況,這幾天咱一定得盯緊了,別出啥岔子。”

“咱要是伺候的好,沒準能搭上東廠的關系,早點把咱哥倆調到城里去,就不用在這荒郊野嶺里看墳了。”

兩個士兵一邊說著一邊回到了大紅門前邊的哨位。

“九千歲?東廠?這是明朝天啟年間,看來咱真的穿越了!!!”劉希森聽到兩個士兵的交談,震驚道。

“我剛才都說過了,你還不信,那咱倆現在怎么辦?”多年的軍旅生涯讓李飛顯得比較鎮定。

“咱們穿越了,而且還是明朝,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這意味著我們有機會見證歷史,甚至改變歷史!”

劉希森作為一個明史愛好者,一直在故紙堆里研究明史,現在有機會見證真正的明朝歷史,情緒一時有些激動。

“我不關心歷史的問題,我只關心咱倆怎么逃出去?你待會再激動,現在抓緊時間想想咋辦,一會兒天就亮了,想藏也藏不住了。”

李飛顯然想的沒那么遠,當前的危險讓他仍然有些緊張。

“既然這是天啟年間,看來天啟還活著,朱由檢也還沒有登基,后世十三陵崇禎墓那里應該還是一片荒地。”

“咱倆趁著天黑,沿著后世崇禎墓的位置,穿過大峪山與蘇山之間的德勝口,就出了十三陵了。”

劉希森對后世的這一片還算熟悉,很快就定下了計策。

這次由劉希森帶路,兩人趁著天黑按原路返回后世崇禎墓附近。

此時的崇禎墓依然沒有蹤跡,而且附近沒有任何人類活動的跡象,更加印證了兩人穿越的猜想。

震驚之余兩人也不敢多做停留,徑直穿過德勝口就出了十三陵,直奔西北而去。

走了一夜,又是山路,饒是年強力壯的小伙子,也有些吃不消,特別是劉希森,幾乎是被李飛拖著走的。

天蒙蒙亮的時候,兩人出了山口,劉希森覺得沒什么危險,死活就不愿意走了。

李飛此時也有些疲憊,當下找了個隱蔽的山洞,暫時歇歇腳,順便好好縷縷之前發生的一切。

十二個小時之前,十三陵景區的劉希森報案,崇禎墓前的兩個石供被盜,此事立時在網上引起軒然***。

李飛作為轄區片警新人,晚上就被留下來和劉希森一起看護現場,等待上級的進一步指示。

本來無聊的值夜,卻被崇禎墓前的一片光暈打斷了。

當時正在啃著雞爪子喝著啤酒吹著牛皮的兩人,好奇心大做,毅然決然的走進了光暈。

然后光暈漸漸擴大,隨后就消失不見了,隨之消失的還有一切現代設施和眼前的崇禎墓,但是卻多了一隊看陵的明朝士兵。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看來,咱們是真被穿越了。”劉希森此時興奮勁早已褪去,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

李飛看了看劉希森,張了張嘴,卻又什么也沒說。

穿越了未必就是壞事,李飛怔怔的想。

兩人默然無語的坐了一會兒,一陣咕咕咕的聲音傳了出來,李飛一個警覺跳了起來,拉起劉希森就要跑。

但劉希森卻沖他淡定的擺了擺手,指了指肚子,原來是肚子餓得。

剛才一直忙著逃命,倆人還不覺的餓,現在稍有喘息之機,饑餓感慢慢襲來,昨晚兩人在后世吃的夜宵,經過這一晚上的折騰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咱們現在應該已經不在十三陵守軍的巡邏范圍之內了,眼下還是先找點吃的吧,吃飽喝足了,咱倆再一起商量商量今后的對策。”

劉希森別看體力不行,腦子卻靈活的很,而且還是一個樂天派,天大地大,肚子最大,有啥事吃飽了再說。

“大佬,說的輕巧,這荒郊野嶺的去哪里找吃的,你以為你是貝爺嗎?吃啥都嘎嘣脆。”李飛沒好氣的說。

“你不是軍校畢業的嘛,野外生存是你的強項,出去找找總比在這餓死強,你說是吧。”劉希森嬉皮笑臉的說道。

李飛點了點頭,但隨后不壞好意的說道:“野外生存最怕單獨行動,所以咱倆最好一起去找吃的。”

劉希森本來累的不想動彈,但是一想到自己一個人留在這里,又沒啥通訊設備,萬一出點啥事,就只有等死的份了,當下答應和李飛一起去找吃的。

李飛在部隊多年,有過野外生存方面的訓練,在追尋動物蹤跡,利用有限工具抓捕獵物方面經驗豐富,當下帶著劉希森沿著一條狩獵小道追蹤動物的蹤跡。

正在兩人躡手捏腳的追蹤動物的時候,忽然前面的李飛手一揮,示意劉希森停下來。

劉希森雖然搞不清楚特種作戰的手語,但是受各種影視劇的熏陶,他還是懂得這個手勢的意思是前面有情況。

當下他也不多說話,伏下身子一點一點的挪到了李飛身旁。

只見在李飛前面的狩獵小道上,有新土翻過的痕跡,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待李飛小心翼翼的把新土抹去,再把下層的樹枝樹葉挪開,一個插滿削尖木棍的大坑赫然出現在兩人面前。

見此情景,兩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要是一腳踏進陷阱,非死即傷。

正在兩人為自己的好運氣暗自慶幸的時候,劉希森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嚇得李飛一愣,心想:這小子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有啥好笑的?”李飛一臉茫然的問道。

劉希森也不多說,故弄玄虛的指了指前面那個陷阱。

李飛對著陷阱左看看右瞧瞧,還是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于是就有些不耐煩的沖著劉希森嚷道。

“你小子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學古代的狗頭軍師故弄玄虛,咱倆還餓著肚子呢。”

“你別著急,今天中午咱肯定能吃上飯了。”

說完,劉希森不顧李飛有些惱人的目光,徑自走到一個視野比較開闊的山坡上,舉目遠眺起來。

李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正準備發火的時候,卻見劉希森沖他招手,示意他過去。

看著李飛想打人的表情,劉希森也不好再開玩笑了,隨即說道:“你看這里有陷阱,說明有人來過這里,沒準就是這山里的獵戶。”

“而且土是新的,要不這人沒走遠,要么這人就住在這附近,所以咱得找個視野開闊的地方,看看這附近有沒有房子什么的。”

這下李飛恍然大悟了,心想這小子研究生果然沒白念,主意就是多啊。

兩人手搭涼棚,四目眺望,極力尋找人類活動的痕跡。

隨后,果不其然,在離此不遠的一處山坳里,一棟茅草頂的小房子若隱若現。

“在那里有一個茅草屋。”李飛眼神比較好,率先發現了,伸手就指給劉希森看。

順著李飛手指的方向,劉希森也發現了那處茅草房子。

又餓又累的兩人頓時興奮了起來,顧不得先前的疲憊,一前一后的向那處山坳走去。

翻過一道山梁,來到山坳近前,只見一座泥墻茅草頂的小屋赫然出現在眼前。

小屋前面扎著木籬笆,種著些大葉蔬菜,恰逢春夏之交,綠油油的,長勢非常喜人。

正在李飛準備上前叩門的時候,劉希森拉住了他。

“先等等,你看這建筑肯定是明朝沒錯了,后世的農家樂也沒有這么簡陋的,一點現代化的元素也沒有,咱倆這樣的裝扮貿然闖入明朝人家里,八成會被打出來。”

“那你說怎么辦?咱現在留頭發也來不及了。”李飛知道明朝人都留發束冠,不自覺的摸了摸板寸的頭發打趣道。

“留頭發是來不及了,但是咱可以編一個合適的理由,別讓人家把咱當倭寇給告到官府去,那就麻煩了。”劉希森摸了摸三七分的發型,喃喃說道。

“什么理由?南宋后裔、澳洲海商?”

李飛平常比較愛看穿越小說,知道小說中的穿越人士慣用這兩個名號。

“這個得容我想想,南宋后裔、澳洲海商,雖然穿越小說中經常用,但是目前來看確實是是比較貼合實際的說辭。”

“但是咱倆這打扮也不像商人,手里沒有貨物啊,而且明朝也不允許海外客商自行來明朝國內做生意。”劉希森知道明朝的海外貿易政策,因此有些擔心的說道。

“就說來京城尋祖的,結果路上被搶了,迷路了才走到這里。”李飛又編了一個理由。

“嗯,這個理由還行,雖然破綻百出,但還算說得過去,而且還不違法,就用這個吧,咱就權當這戶人家都是傻子吧。”劉希森吐槽道。

李飛聽了以后,伸手就想揍他。

“大佬別急,仔細一品,你這理由還真是不錯。”見李飛有些起急,劉希森趕緊改口道。

李飛聞言,當下也不計較,上前輕叩柴門。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商品股指期货配资网 四川快乐12直选三遗漏 太阳城国际娱乐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带连线 江西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彩票网站平台 时时彩软件混合组选 北京股票推荐 月入2000的理财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江苏11选五计算方法 理财平台可信吗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44期开奖号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