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玄幻 > 踏平圣域

更新時間:2020-04-29 17:47:12

踏平圣域

踏平圣域 佚名 著

連載中 君綺羅葉晨風

主角是君綺羅葉晨風的書名叫《踏平圣域》,這本書是作者佚名創作的玄幻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五百年前,藥王葉晨風被摯愛君綺羅一劍穿心。君綺羅如今已是圣域圣主,高高在上......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隱忍毫無用處,拳頭才是真理。葉晨風誓要重回東荒,踏平圣域,成為那生存法則的制定者!

精彩章節試讀:

霧氣升騰的丹房內,一米半高的藥鼎開始急劇顫動了起來。

傳說中的頂階丹藥“帝丹”,就要在自己的手中誕生了,葉晨風的眼中露出了激動之色。

葉晨風,昆墟界圣域四圣之一“星圣”的獨子。

二十三歲就躋身于昆墟界十大藥王的行列,風頭一時無兩。

現在更是超越了其他藥王,煉制出來了傳說中的絕品丹藥“帝丹”......

人生得意,莫過于此。

“呼!”

一道七彩光柱從藥鼎之內冒出,奇香撲鼻而來,帝丹即將成型!

“開鼎,出丹!”

葉晨風大喜過望,輕喝一聲。

嘔心瀝血之后帶來的巨大成功,已經讓葉晨風忘記了一切,忽略了一切。

這是葉晨風心神最松懈的一刻......

突然!

一抹劍光憑空亮起!

一把長劍帶著凌厲劍氣,悄無聲息的從他后心刺入。

穿心而過!

劇痛傳來,葉晨風口中鮮血狂噴!

不等他反應過來,那出手之人一掌重重轟在了他背上,打得他兩眼發黑,直接飛了出去。

生機快速消散,意識不斷模糊。

趴在地上的葉晨風,內心極度不甘,艱難的用手肘撐起了身子,扭過了頭來。

他要看清楚,到底是誰想殺他!

這一扭頭,葉晨風的整個身體都僵硬了。

他看到了一張絕美而又熟悉的臉......

這是他的未婚妻,君綺羅。

葉晨風最信任的一個人,也是最愛的一個人。

“綺羅,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葉晨風嘴角溢血,嘶吼了一聲:“為了你我費勁千辛萬苦四處搜尋材料,然后苦心研究三年,才幫你煉制出來帝丹。”

“為什么!”

君綺羅沒有說話。

她的雙目之中,看不到一絲的感情,有的只是冷漠。

“嗯,帝丹既然已經煉制成功,你也就沒有什么用了。”

君綺羅漠然的看了一眼葉晨風,緩緩走來,雙手握住劍柄抬高了起來。

就在葉晨風的注視之中,那長劍帶著死亡之氣,朝著他狠狠刺下......

“啊!”

葉晨風大叫一聲,從床上翻身而起。

這一坐起來,他全身立刻傳來一陣劇痛。

“沒死?剛剛只是一場夢么?但為什么全身都這么痛?”

葉晨風的胸膛急劇起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全身都已經被汗水濕透,長發一縷一縷貼在臉上,汗珠一滴滴的滾下。

下一刻,葉晨風突然死死抱住了腦袋:“痛,好痛!”

一道道記憶,洪流一般涌來。

一幕幕陌生而奇怪的畫面,飛快的閃過。

似乎過了很久,似乎只是過去了一小會。

那涌來的記憶便是與葉晨風自己的記憶,徹底融合在了一起。

而劇痛,也終于緩緩消失。

融合了這些記憶之后,葉晨風扭身看著床邊的銅鏡,徹底沉默了。

那銅鏡之中,是一個十六歲少年的面容,陌生而又熟悉。

呆呆的看著那銅鏡好一會,葉晨風眼中的悲哀、痛苦、茫然,一一消失。

最后都被冷靜取而代之。

原來,他并不是沒死。

而是死了五百年之后,重生在了一個重傷而死的少年身上!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一具身體的主人,竟然也是叫葉晨風。

現在葉晨風所在的地方,依然是在昆墟界,但并不是東荒。

而是與東荒相隔了一個中州的西荒。

西荒縹緲域紫云帝國,炎武城!

昆墟界廣袤無垠,有的人窮盡一生,也未必就能走完一荒。

東荒到西荒,這是昆墟界的兩端,幾乎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五百年過去,滄海桑田......

而命運弄人,死而復生。

葉晨風一時間,有點無法接受這種現實。

到底該慶幸死而復生,還是悲哀死在最愛的人手中,葉晨風感覺腦袋很是混亂。

他本是昆墟界圣域四圣之一的的“星圣”獨子,擁有九品星魂“離火神鳳”。

天縱之資,驚才絕艷。

但是他厭惡打打殺殺,死活不愿修武道,反而醉心于丹道,廢寢忘食。

不到二十三歲,他便躋身于十大藥王的行列。

名動天下,前無古人!

而君綺羅,出身于圣域之外的青鸞宮,是青鸞宮的圣女。

地位尊崇,天賦異稟。

星圣與青鸞宮宮主是至交,葉晨風與君綺羅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修煉,青梅竹馬。

一個灑脫不羈,俊朗不凡,驚才絕艷;

一個仙姿玉色,傾國傾城,天縱之資。

這本該可以成就昆墟界的一段佳話,羨煞世人。

然而,葉晨風無論如何也料不到......

就在他煉制出來傳說中的“帝丹”的時候,君綺羅居然會對他出手!

一劍穿心!

臨了,還要補上一掌,再加上一劍。

就好像,生怕他無法死絕!

當葉晨風的意識被黑暗吞噬,再次醒過來后,卻發現已經過去了五百年。

五百年的時間,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從剛剛接受的這身體的記憶中,葉晨風知道了一些屬于道聽途說,卻又接近真實的事情......

五百年前,圣域星圣之子葉晨風在煉藥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命喪當場。

痛失愛子的星圣,一度陷入瘋狂,差點殺光星辰神殿所有人。

最后在圣域其他三圣,還有無數強者圍攻之下......

星圣被打落黑暗深淵,生死不知,徹底失去了蹤影。

三百年前,君綺羅在斷空山成就圣位,成為了五千年來圣域唯一的一位女圣。

那個總是帶著燦爛笑容的女子,那個拉著葉晨風的手在雪地里面玩雪,在草原上奔跑的女子......已經不在了。

現在的君綺羅,是萬人敬仰的女圣。

是權掌天下,至高無上的一方至尊!

“咔、咔、咔!”

葉晨風雙手緊握,指節發出來一聲聲爆響。

“父親陷入瘋狂,被打落黑暗深淵了?絕對不可能!”

“圣域乃是昆墟界最神圣最強大的所在,四圣之一的父親心智堅若磐石,就算因為我的死傷心欲絕,又怎么可能會陷入瘋狂?”

“綺羅......君綺羅!你好深的城府,好歹毒的心腸啊!”

葉晨風像是野獸一般,仰天大叫了起來。

“為了幫你煉制帝丹,我深入蠻荒采集藥草,直面無數兇悍荒獸,九死一生;”

“為了你,我行走在嗜血的異族之中,只為得到一些材料;”

“帝丹一出來,你卻給我一劍穿心,還暗算我父親......”

“君綺羅啊君綺羅,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葉晨風滿腹疑問,雙目噴火。

但這一切,并沒有人可以幫他解答。

不一會,葉晨風握緊雙拳,咬著牙一字一句說道:“既然我重生了,綺羅,你帶給我的一切,我一定會百倍償還的!”

“前世我不肯修煉,醉心于丹道......”

“但這一世,我會跨越武道的巔峰,站在武道的最高峰之上!”

“到時候,我會讓你后悔所做的一切!”

“我要挖出你的心來,看看到底黑成了什么模樣!”

突然,葉晨風心里又是一痛,眼中全是愧疚和悲哀:“父親,父親......五百年了!”

“父親生死未知,全是因為我啊......”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盡快修煉變強,去黑暗深淵找到父親!”

就在葉晨風咬牙切齒之時......

“吱呀!”

房門被人推開,一個宮裝美婦人推門走了進來。

“風兒?風兒你終于醒了!”

那宮裝美婦人眼含淚水,關切的看著葉晨風說道。

眼前的這婦人,是葉晨風的娘親,蘇子嫣。

還沉浸在前世仇恨當中的葉晨風,對于蘇子嫣,稍稍還有點排斥。

然而,但一看到蘇子嫣那泛著淚光的眼睛,葉晨風心里卻是狠狠一顫。

母愛如水......

自己重生在了這一具身體上,也接受了這身體的所有記憶。

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眼前的人,確實就是他的母親啊。

葉晨風眼中的陌生緩緩淡去,輕聲說道:“娘親,我只是做了個噩夢,不用擔心。”

蘇子嫣坐在葉晨風的床邊,撫摸著葉晨風的額頭說道:“葉戰作為你堂兄,為什么會下手如此之狠呢?我要派人送信去礦山給你父親,等你父親回來后,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把葉晨風打成重傷的,是他的堂兄葉戰。

聽到這話,葉晨風愣了一愣。

旋即,他雙目圓瞪,全身一震,記起了前因后果!

葉晨風一把握住了自己母親的手,急切說道:“娘親,你快點傳信給父親,讓他馬上回來,立刻從礦山回來!”

蘇子嫣微微一呆:“風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你剛剛蘇醒,不要著急,慢慢說。”

葉晨風眼珠一轉說道:“娘親,我前天出門,撿到了一張四品增元丹的丹方!”

“你快點聯系葉家三位長老,將此事告訴他們,然后以他們的身份傳信,讓父親回來!”

蘇子嫣大吃一驚:“四品增元丹的丹方?這......”

昆墟界藥分十品,一品為低,九品為高。

四品丹藥在炎武城這種地方,絕對是稀罕到了極點的東西了。

而丹方,那更是無價之寶!

四品丹方,絕對可以令得許多煉藥大師為之瘋狂了!

蘇子嫣也是過來人,她將剛剛葉晨風臉色的轉變,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作為母親,她選擇無條件的相信自己的兒子。

這孩子從小好強,但從不說謊!

“風兒你好好休息,娘親現在就去找大長老!”

說著,蘇子嫣立刻起身出了門。

等母親一出門,葉晨風一張臉立刻變得陰沉無比。

剛剛融合不久的記憶,立刻全部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面。

整件事情,并不復雜......

葉家的礦山里面,葉家老大葉星虎和老三葉星武的人,同時發現了一種非常稀有的礦石,紫髓鐵。

紫髓鐵非常珍貴,就算在整個紫云帝國,都非常的少見。

這是能夠改變整個葉家命運的大事!

葉星虎和葉星武本就對現在的家主,也就是排行老二的葉星哲,非常仇視。

他們總想著將葉星哲拉下馬,然后他們取而代之。

可惜葉星哲威信極高,而且修為強過了他們二人許多。

所以葉星虎兩人一直沒有這個膽量。

紫髓鐵的發現,終于讓他們下定了決心。

他們想廢掉葉星哲,取而代之,然后將這紫髓鐵礦脈據為己有!

所以,他們派人在礦山那制造了塌方,將家主葉星哲引去。

準備在礦山上,聯手將親兄弟葉星哲除掉!

沒想到,兩人在葉家荒廢的園子里面密談的時候......

卻被跑來園子里逮貍貓的葉晨風,無意間給撞見了!

這兩人并不能確定葉晨風聽到了多少,又不敢在葉家之內,就親自對葉晨風下手。

所以兩人一合計,讓老三葉星武的兒子葉戰,找了個茬,與葉晨風起了沖突,將葉晨風活活打死!

現在葉戰被長老抓到祠堂罰跪,還在等待處理中;

而葉晨風的父親葉星哲,因為礦山坍塌的事情,已經啟程前往礦山;

前世,父親因為他,而遭了大難。

想不到,剛剛重生,現在的父親又要面臨死亡的威脅......

“這些畜生,不配為人!”葉晨風在心底嘶吼了一聲。

葉星虎是葉家老大,葉晨風的父親葉星哲排行老二,而葉星武排行老三。

這可是親兄弟啊!

為了奪取礦脈,為了奪取家主的位置,他們就對自己的親兄弟下手,想除之而后快!

還讓葉戰出手,把葉晨風活活打死!

“哼,我既然已經蘇醒,又豈能讓你們這些畜生得逞?”

葉晨風的牙齒咬得咔咔作響!

他忍著疼痛下了床,找到了紙和筆,刷刷刷幾下就將一張四品增元丹的丹方,寫了出來。

別的煉藥師為了丹方不被復制,一般是用玉簡來刻印的。

不過現在的葉晨風精神力還差,時間也有限,哪里愿意折騰那么多事情?

作為昆墟界最年輕的藥王,別說四品增元丹丹方了,九品丹方都不知道有多少呢。

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什么力量,也只有用這種辦法,來驚動葉家三大長老,然后盡快召回他父親葉星哲了。

好在他父親剛剛離開葉家沒多久,還沒有那么快到達礦山。

現在應該還在半路上,還來得及!

拿著那丹方,葉晨風又回到了床上,然后開始檢查身體,梳理記憶。

不檢查不打緊,這一檢查,葉晨風頓時有點目瞪口呆了。

這一具身體不但非常柔弱,而且竟然沒有星魂!

葉晨風頓時如同一桶冰水從頭澆下,渾身打了一個哆嗦:“上一世有九品星魂離火神鳳,我卻不愿意修煉武道。”

“這一世我迫切想要修煉武道了,卻沒有星魂了?”

“老天你這是在玩我么?”

葉晨風郁悶得直想以頭搶地。

沒有星魂,就根本無法修煉。

無法修煉的話,別說去找已經是四圣之一的君綺羅復仇了......

就算是想應付現在葉家的這一次危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五百年后,滄海桑田
  • 第二章 星辰淚,時空造化鐘
  • 第三章 氣元境一重天,戰神法意
  • 第四章 四品丹方,化解危機
  • 第五章 功融萬法,法意如刀
  • 第六章 敢去祭祀大典,我就打斷你的腿
  • 第七章 一腳重創葉揚天
  • 第八章 無恥的林家父女
  • 第九章 賣丹方
  • 第十章 黑冥噬魂劍
  • 第十一章 落入圈套,危機四伏!
  • 第十二章 氣元境四重天,十九條經脈!
  • 第十三章 雨夜刺殺
  • 第十四章 九死一生!
  • 第十六章 來自林家和城主府的侮辱
  • 第十七章該報的仇我會報該殺的人一個不會少
  • 第十八章 照樣打得你們滿地找牙!
  • 第十九章 修煉破滅星辰拳
  • 第二十章 重傷葉戰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踏平圣域或者回復書號3633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