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都市 > 天品龍少

更新時間:2020-05-13 10:49:30

天品龍少

天品龍少 佚名 著

連載中 岳風柳子晨

天品龍少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岳風柳子晨,由佚名最新為大家著作,正在掌中云火熱連載中。入贅兩年,所有人都以為可以騎在我頭上,被逼無奈,攤牌亮出身份。岳母雙膝一軟:好女婿,求求你別離開我女兒。

精彩章節試讀:

“岳風,把那箱酒搬過來!”

“岳風,趕緊去打掃一下后臺的衛生,還愣著干什么,跟個二愣子一樣!”

一名年輕男子將掃把砸在岳風身上,趾高氣揚地罵道。

“晨哥,三姨叫我把酒搬過去,你別急行不行。”

莫名其妙被人砸了一棍子,岳風有些不高興,回了一句。

可就是因為這一句話,讓他挨了一記耳光。

“你跟誰說話呢這么沖!讓你干點事兒跟要你命一樣!”

柳子晨上來就是一巴掌,直接呼在了岳風臉上,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你說你一個上門女婿,吃我們柳家的住我們柳家的,誰給你的底氣讓你敢跟我們柳家人這么說話!”

岳風莫名其妙就挨了一巴掌,還遭受到這種侮辱,頓時扔掉手中抱著的那箱酒就朝柳子晨沖了過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憤怒地吼道:

“柳子晨,你找死!”

那箱洋酒瞬間碎了一地。

岳風此時卻是無暇顧及那箱酒的價格,他雖是柳家的上門女婿,可他至少是個人吧。

這兩年來,柳家所有人都不把他當人看,哪怕是和他同輩的柳子晨也常常欺辱他。而且現在是公共場合,這里是宴會廳,到處都是賓客,柳子晨是當眾打他的臉。

一時間,柳子晨被突然暴怒的岳風給嚇到了。這兩年來,岳風可從來都是逆來順受,今天怎么有膽發這么大脾氣?

“岳風,你……***想干什么,你敢動手,你要造反啊你!”他強裝鎮定地呵斥道。

就在這時,柳家的其他人也被驚動了,全都上來對著岳風指指點點,包括岳風剛才說的三姨。不僅如此,還有岳風的岳父岳母,也都加入了指責他的行列。

“岳風這小子是不是瘋了,今天是老爺子的大壽他居然敢動手打子晨!”

“混賬東西,你快把子晨給我放開,你已經夠讓我們丟人了,你還想干什么!”岳風的岳父柳峰氣得直跺腳。

柳峰是老爺子最小的一個兒子,也是柳家最不受重視的一個,因為柳峰本身也沒什么本事。加上岳風這個廢物女婿,他更是成了幾個兄弟姐妹里面的大笑話。

“岳風,你個廢物,趕緊把子晨給我放開。他可是你大伯家的孩子,你還嫌我們一家在柳家不夠丟人嗎,你是不是想讓我女兒在柳家徹底抬不起頭了!”

岳風的岳母于小慧,也絲毫不給岳風留臉面,當著這么多人也直接罵他。

因為岳風這個廢物上門女婿,他們一家人在柳家,可以說是毫無地位,誰都可以欺負他們。家族里的資源,他們也是用得最少的,基本可以說是沒資源可用,除非是人家不用的。

于小慧在家養了一條寵物狗,那寵物狗吃的可比岳風吃的都好,可見岳風在他們家的地位。

“岳風,還不趕緊放了老子,你還想在柳家打我柳子晨不成?”

柳子晨見岳風被所有人都指責,頓時露出了陰險的笑容,輕蔑地望著這個廢物。

岳風瞪大了眼睛,望著眼前這群讓他心寒的柳家人。

就在這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巴掌,再次落在了岳風臉上。這一巴掌,直接把岳風打懵了,這一巴掌,是他老婆柳如嫣打的。

“岳風,你現在越來越長脾氣了是不是,還敢跟我二哥動手,你是不是瘋了!”

柳如嫣看到這邊有事,過來一看就看到岳風揪著柳子晨大喊大叫。

今天是老爺子的生日,岳風還敢鬧事,這不是給他們家找不自在嗎?再說他們家在柳家本來就沒什么地位,再丟人,就沒臉可丟了。

岳風這個混蛋廢物,一天也不讓她省心。

這一巴掌,算是徹底把岳風給打懵了,也把他給打醒了。

他懵的是,柳如嫣不分場合不分對錯就打他,幫著外人羞辱他,把他當過自家人,當過老公嗎?醒的是,他堂堂京都豪門岳家的長子長孫,為了愛情竟然到這兒來受兩年欺辱,過得還不如一條狗?

是的,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腦殘,他為什么要忍受這些屈辱?

柳家算什么,一個楚州的三流家族。小小一個楚州,比得上京都嗎?小小一個柳家,連京都隨便一個小家族都比不上,他岳家可是華國四大家族之一的頂級大家族。

他岳風,更是岳家的長子長孫。

高中的時候被家族扔到楚州來歷練,他爺爺岳震霆是出了名的岳閻王,對家族后代要求十分嚴格。岳震霆對岳風更是喜愛,還在的時候就把繼承人的位置內定給了岳風的父親。

更告訴岳風的父親,要好好歷練岳風,培養岳風。所以岳風雖然是岳家的長房長孫,但自從高中開始,就沒過過什么好日子,差點被自己親爹給玩兒廢。

但不管多大的考驗,岳風都撐了過來。

至于柳如嫣,是岳風的高中同學,在岳風上高中的時候,柳如嫣是學校里面對他最好的人。當時人生地不熟,親爹又不給岳風錢用,岳風只能擠時間去做點兼職,賺的錢常常不夠溫飽。

柳如嫣經常從家里帶飯來給岳風,那時候的柳如嫣,簡直就是這世上除了岳風他媽以外對他最好的女人。

說起來也是緣分,柳如嫣的奶奶竟然是岳風爺爺岳震霆的初戀。所以柳如嫣的奶奶是柳家唯一知道岳風身份的人,臨死之前讓岳風好好照顧柳如嫣。岳風也喜歡柳如嫣,自然是答應了,畢業以后就入贅了柳家。

他入贅柳家的目的是想幫助柳家,畢竟岳家是華國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柳家根本配不上岳家,他不想讓柳家遭人口舌,說柳家的人攀龍附鳳。

所以岳風在家族對他的考驗結束后,就用他父親給他的一筆錢在楚州成立了風行集團。這家公司的規模,跟岳家的家族公司比起來自然是小得可憐。但在楚州這地方,可是第一大企業。

岳風一直在通過風行集團幫助柳家,只是柳家不知道。

就像他父親說的那樣,考驗雖然結束,但真正的考驗,是從他走出學校之后,才剛開始。

人性這東西,是最可怕的,一生都要經受這樣的考驗。

岳風在柳家經歷了兩年,他心寒了。

“不干了!老子不干了行不行!”

被柳如嫣打了一耳光的岳風,徹底爆發了,積攢了兩年的怨氣和屈辱,在這一刻爆發。

他抓起旁邊的一把椅子,猛地砸在地上。那實木椅子頓時被岳風砸得粉碎,圍著他的柳家人,包括柳如嫣都被他給嚇得連連后退。

“岳風,你……”柳如嫣小臉煞白,不敢相信地望著他。

這個廢物,今天怎么這么大火氣。

“你們柳家的人,個個都是鐵石心腸嗎!”岳風指著這群柳家人,絲毫不給他們面子,罵道:“就是養條狗,兩年了,也該有感情了吧!”

“我他媽入贅你們柳家兩年,什么粗活重活都是***!老爺子住院是我去照顧,你們家下水道堵了也是老子給你們通的,換個水龍頭,大半夜地還給老子打電話。”

“我把你們當自家人,你們把我當什么,當牲口使喚!”

岳風也不管這里有多少外人,多少賓客。此時此刻,他兩年的憋屈,全都爆發了。

平時對他趾高氣揚的柳家人,此時竟被他的氣勢給嚇到了,誰都沒有出聲。柳峰和于小慧也驚愕地望著他,一時間啞口無言。

柳如嫣氣得哭了出來,淚眼朦朧地望著岳風:

“岳風,你發瘋發夠了沒有。我們一家人對你不好嗎,供你吃供你住,你現在這么說我們。你還嫌我柳如嫣不夠丟人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場合!”

“你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

柳如嫣越說越激動,指著大門口對岳風咆哮道。

岳風見狀,心徹底涼了,冷笑地望著柳如嫣:

“柳如嫣,兩年來我把你照顧得比照顧我親媽還好,你就這么對我。”

“行,你厲害,我現在就滾,你們這柳家,老子待不起。”

“明天民政局,咱們把離婚手續辦了,以后各走各的!”

柳如嫣也被激起了怒火,怒吼道:

“離!不離你是孫子!”

岳風冷哼一聲,神情堅定,淡淡吐出兩個字:

“再見!”

就在他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一個渾厚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站住!”

眾人望去,頓時眼皮一跳,岳風還是把老爺子給驚動了。

柳家老爺子柳洪清,雖然年事已高,可整個柳家,還是他說了算啊。大家大氣也不敢喘一個,岳風的岳父和岳母更是垂著腦袋頭都不敢抬。

岳風轉過身來望著柳洪清,此時此刻,他再也不用裝孫子,昂首挺胸。

“岳風,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我壽宴上鬧事。”

“你這一走,便是被我柳家掃地出門。這兩年來,你什么事情都不做,是我柳家養著你,你以后,在這楚州能抬得起頭來?”

老爺子冷眼望著岳風,猛地杵了杵拐杖。

岳風也冷眼望著他,語氣冰冷地說道:

“柳洪清,當初奶奶過世之前告訴我,說你這個人沒本事,脾氣大,叫我多擔待。”

“現在看來,你不僅是沒本事,還是個老糊涂。柳家所有人,算是全毀在你身上了,從明天開始,你整個柳家都會后悔。”

“今天你生日,我祝你長命百歲,再見!”

說完這些話,岳風頭也不回地在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淡定地離開了這里。

柳洪清氣得胸口劇烈起伏,連杵了三次拐杖,大罵道:

“這個白眼狼,混蛋!”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

回復天品龍少或者回復書號6760 閱讀全文

×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