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穿越 > 獵血同盟之金牌雙璧

更新時間:2020-04-30 10:48:55

獵血同盟之金牌雙璧

獵血同盟之金牌雙璧 閃靈 著

連載中 莫飛菲麗思

小說主人公是莫飛菲麗思的名稱為《獵血同盟之金牌雙璧》,是作者閃靈創作的穿越重生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吸血鬼獵人組織──獵血同盟里排行前十位的獵人,是令吸血鬼一族聞之喪膽的厲害存在。而莫飛之所以只能排行第九,與他柔軟的內心大有關系。眼前這個因為不敢殺生而拼命餓著肚子的小吸血鬼,真的有可能是連續殺人事件的兇手嗎?已經有太多次因為心軟而無法完成任務的莫飛,這一次,恐怕會害得他被踢出十名外吧……與莫飛達成協定的三號獵人尹東,為了掩護莫飛,被送上了同盟的法庭,在檢察官無情的提告下,被判禁閉一個月。以魅惑術見長的***,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那個古板的檢察官杠上了……嘖嘖,把自己人送入監牢真的有那么有趣嗎?一次惡意的報復,在情場上一向所向無敵的尹東,卻反而落入自己織就情網之中……

精彩章節試讀:

月亮在天空中散著淡淡的光暈。

午夜到了。

明亮的月光忽然被烏云遮住了大半,黑暗的城市里,靜謐的墨爾本街道上已經看不到行人的蹤跡。

兩道影子就在這寬闊的街道上飛馳而過,一前一后,在一道道縱橫交織的十字路口掠過,驚人的速度幾乎超過了眼力的極限。

前方的人影是個男子,光般流暢的步伐,箭一樣筆直的去勢,正以接近人類極速的飛快步法用盡全力向前方奔馳。而他身后,是另一個金光燦爛的人影在全力追趕。

人影?不,假如有人能看清楚那道金色的光,一定會發現,那不是人。

那是一只金色毛皮的狐貍。

……

“臭狐貍,死狐貍!你到底想怎么樣?你是動物唉,把我一個人類追得到處亂跑很有意思啊?!”猛地撲上路邊的一顆老樹,那個男子氣喘吁吁地用雙手掛住了一根結實的樹杈,回身沖著身后大聲哀叫。

狐貍驟然停下,靈巧的爪子鉤住了他斜對面的樹枝,金色的毛發在銀亮的月光下閃著驕傲的光。呲牙看著那男人,它開了口,聲音是幽冷冷的動聽:“跑得這么快,我還以為你有把握甩掉我。”

“就算是同盟里最擅長移行換影的4號,也不會有這么不自量力的想法吧?”說話的男子愁眉苦臉。被這只催命狐貍追著的人或者生物,從來都只恨上天少生了兩條腿或者一雙翅膀才對。

“九號,你已經很久沒有接手同盟的任務了。”

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樹干上晃啊晃,年輕的男子露出了雪白的牙齒微笑:“我、在、休假、哦。”

“可是獵血同盟缺人手。”狐貍碧綠的眼睛瞇成一條縫。

舉起爪子,空中慢慢浮現出一團幽藍的光芒,光芒里現出一張細羊皮的文書,上面只有十行文字,十個人名,分列在一到十位。

第九位,莫飛。

年齡:26。

性別:男。

特長:吸血鬼追捕。

擅用武器:銀刀。

“今年只有你一件案子都沒接,這一次再不接的話,三年重排一次的的獵血同盟前十位,你會被踢出去。”

苦了苦臉,莫飛哀嘆:”排不進前十位,以后接的案子酬勞豈不是要變少。”

“不是變少。”狐貍露出一個可以稱作幸災樂禍的微笑;”是變得很少,非常少。……”

“謝謝提醒。”莫飛掏了掏口袋,翻出一個破破爛爛的皮夾晃眼看了看:”節省點還夠兩個多月的花銷呢,要不你過兩個月再給我派任務?”

沒有聽見狐貍的回答,那男子狹長的眼睛露出了笑意,踮起足尖在樹干上一點,縱身向路邊躍下:”再見,親愛的小狐貍!”

盯著那象一只大鳥般瀟灑的背影,狐貍淡淡吐出了一句:”是吸血鬼的案子,你也不接?……”

那個背影,在月光下忽然有那么一刻微微的僵硬,不知是不是錯覺,金色狐貍好象覺得四周的樹葉全都忽然停止了輕搖。

慢慢地轉過身,年輕男子臉上懶散的笑容不知何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沒有表情的注視。

“吸血鬼嗎?……”他喃喃嘆了口氣。

金色狐貍不語地看著他。

“我接了。”打了個哈欠,男子的眼睛里,沒有了笑意。

是吧?只要說出吸血鬼幾個字,這個人就會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露出那種不一樣的神情。狐貍沉默。

法術支持下的藍色幽光里,羊皮紙上出現了一幅畫面。

……陰暗的角落,一個人影蜷縮在地上,場景拉近,是一具了無生氣的尸體。再近,再近一點。尸體的脖子上,赫然的兩個血洞已經干涸了。

畫面變幻,另一個PUB門后的小巷,同樣的一具尸體,同樣的脖頸位置,鮮血的氣息隔著羊皮紙似乎隱約飄散出來。

連著五幅圖畫閃過,五具尸體。

明顯的,被吸干了身體里的每一滴血的樣子。

“香港?”拳頭握緊了,莫飛盯著最后一副畫面中明顯的中國風格建筑。

“是。”狐貍點頭,”很奇怪,這幾個人脖子上的傷口不是致命傷,真正致命的在脖子上另外一處,沒傷到大動脈,但是擰碎了頸骨,割斷了神經。”

“被吸血是事后的事?”畫面里的那些傷口,不管怎樣,是吸血鬼留下的傷痕,絕對沒錯。

“應該是。”

已經很久了,吸血鬼一族被囚禁在東歐大陸古老的地下城里已整整六百多年。就算偶爾有人冒險沖出結界跑到人類的領域來嘗嘗新鮮血液,也很少有過這么囂張的接連殺人事件。

“對了,還有一件事。”狐貍遲疑了一下,”吸血鬼家族最近有動靜——他們向全世界的自由獵人發出了懸賞通緝令,通緝的是一個叫做菲麗思的吸血鬼少女,賞金是三顆價值連城的血靈寶石,條件是:要完好健康地帶回,絕不準傷害。”

看來,一直安安穩穩生活在地下的吸血鬼家族,近來異動不少啊。

看著說完話正準備消失的那道金色光芒,莫飛大聲叫起來:”狐貍,幫我向教官問個好!……”

金光頓了頓,那獸類冷冰冰回身看著他。

無辜地看著它,莫飛眨眨眼:”聽教官說,他見過你露出人形的樣子,還是光著身子的——我還以為你和他很熟。”

忽然怒氣沖沖揮爪向他抓來,那金色狐貍咬牙發飆。

火速閃身,莫飛大笑著飛身躥開,伸手拋出一個迷煙彈,轉身用盡全力向遠方逃去。

奔馳在墨爾本的街道上,想著那只冷面狐貍剛才惱羞成怒、難得一見的表情,他嘴角露出一個堪稱惡劣的笑容:臭狐貍,叫你動不動追得我要死要活,教官是你的死穴,歷屆的賞金獵人哪個不知道!

香港。

正是圣誕節的前一晚,平安夜。

人潮如織,煙花璀璨,東方的不夜之城今晚更加迷人。

人們都喜歡在這樣熱鬧的夜晚盡情嬉鬧,那么吸血鬼呢?是不是更加值得它們狂歡?

坐在維多利亞港口停泊的東方皇后號游輪的艙頂上,一個男子閉著眼睛。

四周喧囂的人聲在耳朵里逐一分辨,整個城市的聲音。男人的調笑喘息,女人的輕喃低語,孩子的笑鬧嘻戲,動物的嗚咽或者歡叫。

空氣里各種各樣的氣息輪番過濾,整個城市的味道。廚房里東方美食的油煙,女子身上醉人的香水,植物的枝葉混著泥土的清冽之氣。

有一些驚恐的聲音,有人在九龍的偏僻街道被人打劫,可沒有危及生命。

也有血腥的氣息,各家金碧輝煌的酒樓的后廚房里,無數雞魚禽獸在被宰殺。

微微笑起來,年輕男子嘆了口氣:這樣的城市,多么的世俗,多么的千篇一律。可是,也是多么的……讓人不由自主地留戀,還有,在某些寂寞的時刻,想要融入進去。

猛然轉過耳朵,他望向了遙遠的夜色。

一股淡淡的人血味道穿過東方明珠的夜空,飄過維多利亞的海港,夾雜著人類面臨死亡邊緣時身體散發出的腎上腺體味道。人體應激時最激烈的反映!

上環,文咸東街,海味店鋪附近!

猛然撲下游輪,他飛身向著目標而去。四分鐘,最多四分三十秒,他可以穿過這個城市而不驚動普通的人類。可是,血腥的氣味越來越濃,腎上腺激素的濃度卻驟然下降了。

只有一種情況下,應激激素不會再持續上升。……那個人,應該已經死了。心里苦笑,莫飛加快了腳下御風術的速度。

居高臨下,可以遠遠看見上環一個海味店的后面,有團模糊的黑影,血腥的氣味刺鼻而來。

兩個身影!

似乎警覺到了危險的逼近,匍匐著的一個黑影忽然仰起了頭。月光灑在陋巷,清清楚楚映著那尖銳的,閃著亮光,粘著血跡的牙齒。……

吸血鬼!真的是吸血鬼!心里一沉,莫飛屏住氣息,飛身急縱,向著那個吸血鬼的所在猛撲下去。

驚訝地看著天空里忽然出現的敵人,那只吸血鬼似乎遲疑了一下,才后知后覺地慌慌張張爬起來,身子一擰,就要奪路逃跑。

殺了人,吸了血,還想逃?!沒有任何遲疑,莫飛腰里的銀刀已經呼嘯飛出,精準地飛向那個吸血鬼的心臟。

小聲地驚呼了一聲,那個吸血鬼急急平飛出去幾尺,終于躲過了那柄鋒利的利器,轉身掠起,就要逃向巷口。他的速度,超過了莫飛這幾年所遇見的所有吸血鬼。

就要消失在巷口的那最后一霎,那只吸血鬼身上無聲無息地纏上了一根細細的銀線,粘身就上,轉眼纏住了他的手腳和咽喉,冰冷的,泛著退魔的光芒。

銀器,本來就是吸血鬼一族最懼怕的東西,渾身顫抖了一下,那只吸血鬼控制不住地慢慢跪倒,狼狽地摔在地上。

附身檢視著地上,一個中年的女子已經陳尸當場。默然無言,莫飛心里一陣悲憤。飛身躍過去,他狠狠地一腳踢了過去:”叫你殺人,叫你吸血,叫你逃跑!……”

一把揪住那只吸血鬼的頭發,把他的臉轉了過來,莫飛舉起了手中的銀刀,沖著心臟的位置就要扎下去。

銀色的月光柔和清亮,照在他手中的那張小臉上,讓他在那一霎那恍惚了眼睛。……的確,那是一張小小的臉。精致的鼻梁,湛藍的幽深眸子,柔軟的純色金發,有著吸血鬼種族里,最尊貴的貴族才會有的面貌特征。

少女的臉,一張溫和無害的、美麗嬌俏的少女的臉。身體輕輕顫抖著,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銀線勒繞的痛苦,孱弱的少女臉色蒼白得厲害,眼睛只看了莫飛一眼,就緊緊地閉上了。

突出的獠牙已經收了起來,嘴角的血跡看上去不象是罪惡的證據,反倒像是一個楚楚可憐的、受害的無辜者。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1章
  • 第2章
  • 第3章
  • 第4章
  • 第5章
  • 第6章
  • 第7章
  • 第8章
  • 第9章
  • 第10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