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穿越 > 嫡女重生:溺寵殘王妃

更新時間:2020-04-30 12:52:31

嫡女重生:溺寵殘王妃

嫡女重生:溺寵殘王妃 風四娘 著

連載中 獨孤夜華鳶

主角是獨孤夜華鳶的名稱為《嫡女重生:溺寵殘王妃》,這本書是作者風四娘創作的穿越重生類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生辰之夜,她遭人***被捉奸在床,懷上孽種卻不知生父是誰?重生七年前,大錯未釀成,縱然有殘缺她也要逆天改命。心狠手辣?鐵石心腸?蛇蝎毒女?呵……她本無心何來心?這一世,她為復仇而來,卻不知她的重生本就是一個蓄謀多年的陰謀!棋子?棄子?危機四伏,她陷入泥潭。亂世皇權,他步步為營算計精準,她處處防備如履薄冰。重生真相被揭露,真心又幾許?

精彩章節試讀:

新婚之夜,燭火通明。

漫天飄落著鵝毛般的大雪,銀色的月光給大地布上一層銀裝。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

賓客云集的豪華府邸不斷傳出歡聲笑語,就像一把刀,不斷的凌遲著站在獨孤府大門外華鳶的心。

心,真的好痛……

好像整顆心都被人挖出來,又撒上一把鹽,錐心的痛讓她幾乎窒息。

身上穿著雪白的紗裙,赤著腳站在這冰天雪地中,華鳶的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雙眸緊緊盯著獨孤府的大門,眼中滿是恨意——

“鳶兒,我愛你,此生我非你不娶。”

“鳶兒,你如此美好,叫我如何舍得放開你?”

“鳶兒,嫁給我,我許你一世榮華,海枯石爛我對你的真心情意永不改變……”

……

曾經的誓言猶然在耳,那個對她許下承諾的男子今日卻成了別人的新郎——她的姐夫。

多么諷刺?

心痛到已經流不出眼淚,華鳶的心已經痛得麻木。

“嘩——”的一聲,一大盆冷水潑到她腳邊,冰冷刺骨的涼水澆濕了她的小腿,可是她卻感覺不到絲毫冷意。

她的心早已碎成粉末,這點冷對她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臭要飯的,滾一邊去,今日乃是我家將軍娶親的大好日子,你這臭要飯的別來觸我們家將軍眉頭。”朝華鳶潑水的下人冷哼一聲,滿臉不屑的揮手趕人,那神情好似看見什么骯臟的東西般。

“娶親……”自嘲的冷笑,華鳶低聲自喃,眼神極為復雜的望著那座喜氣洋洋的府邸,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是啊,如今的他是風頭正盛的年少將軍,前途無可限量;而她,只是敗壞門風,被剔除族譜趕出家門的賤民一個,又怎能奢望他信守當初的承諾娶她為妻呢?

想到自己被人陷害算計后,他那漠不關心的冷淡態度,華鳶心痛如刀割——

獨孤夜,你好狠的心!

“噗——”

一口鮮紅的心血吐出來,落到被白雪覆蓋的地面上,點點殷紅,格外刺眼。

“為什么?”看著眼前身穿大紅色新郎喜服的俊朗男子,華鳶的心痛得猶如刀割般。

看著眼前站著的男子,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臉頰,劍眉星目,冷峻無雙,鼻梁高挺,薄唇輕抿,渾身散發出一股冰冷氣息,一襲大紅色的蟒袍讓他身上那股冷冽的氣息稍稍柔和了幾分,但是華鳶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厭惡。

獨孤夜神色淡漠的掃了眼面前一身白衣的華鳶,她胸前的點點血漬就像傲雪中綻放的紅梅,如此耀眼,如此醒目……

“我的妻子必須擁有一個足矣匹配我的身份,現今的你,已經沒資格了。”一句話,他親手把她推下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資格……我沒資格……哈哈哈哈……”華鳶渾身猛然一怔,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卻在下一刻放聲大笑。

她的笑聲中,帶著無比的蒼涼和悲哀,自嘲和悔恨……

她萬萬沒想到,她傾盡所有去愛的男人,最終竟然會以如此理由負了她。

這一刻,華鳶心如死灰!

她伸手撫上平坦的小腹,眼神復雜。

“獨孤夜,你有愛過我嗎?哪怕是一瞬間。”第一次如此瘋狂的愛著一個男人,她的愛卑微如塵埃,這樣的她連自己都覺得陌生。

看著眼前站著的男子,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臉頰,劍眉星目,冷峻無雙,鼻梁高挺,薄唇輕抿,渾身散發出一股冰冷氣息,一襲大紅色的蟒袍讓他身上那股冷冽的氣息稍稍柔和了幾分,他看向身旁女子的眉宇間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

心,再度抽痛……

獨孤夜冷笑一聲,伸手攬過身旁的紅衣女子,冷冷的開口,“我愛的人一直都是菲兒,你,不過是一個工具,僅此而已。”

工具嗎?

華鳶心中一痛,喉嚨涌出一股腥咸,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噗——”

“我懂了。”袖子抹去嘴角殘留的血跡,華鳶嬌美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容。

見華鳶似乎要轉身離開,被獨孤夜抱在懷中的紅衣女子突然開口,嬌柔的說道:“妹妹,你不要怪夜哥哥,他也是迫不得已。今日本該是你跟夜哥哥的大喜日子,可你卻做出這等……事情來,夜哥哥心中也很苦,你要體諒他才是……”

聞言,華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如黃昏的落日,凄美卻美得迷人!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