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玄幻 > 穿成炮灰家族里的贅婿

更新時間:2020-04-30 12:39:11

穿成炮灰家族里的贅婿

穿成炮灰家族里的贅婿 東道 著

連載中 洛鳴秋挽棠

小說主人公是洛鳴秋挽棠的名稱叫《穿成炮灰家族里的贅婿》,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東道寫的一本玄幻類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洛鳴穿進書里,成了秋家的贅婿。而這個秋家,卻是原著中,得罪了龍傲天主角的炮灰家族!并且將在不久后被龍傲天主角滅族!身為秋家贅婿,洛鳴也是難逃一死。媽耶,剛穿越過來就被判了***這么刺激?不慌!神器來助!洛鳴得到噬魂罐,將靈體投入噬魂罐中,可汲取對方魂力!于是。你汲取凡人靈體,魂力值+1!你汲取煉氣境靈體,魂力值+10!你汲取通靈境靈體,魂力值+100!你汲取御靈境靈體,魂力值+1000!你汲取......你的魂力已經突破天際!

精彩章節試讀:

蒼龍國,青州地界,天聞城。

正值炎暑,蟬聲熏人。

“認主吧!湮天珠!”

秋家密室之中,一名白衣少年中二地呼喊著。隨即抽出匕首,割破食指,一滴鮮血滴落在奇異罐子里的白色珠子上。

然而......

無事發生。

那血液,順著珠子光潔的表面,滑落到奇異罐子里,沒有引動一絲波瀾。

“咋回事啊?小說里明明寫了只要把血滴上去,就開始認主了。”

洛鳴把珠子拿在手上端詳著,而那珠子上的血液,卻沒有一絲一毫要滲入其中的意思。

洛鳴心說,這跟小說里寫的不一樣啊。

小說里,主角將自己的血液滴于其上,瞬間就被珠子吸收了去,緊接著就完成了認主。

可是到了洛鳴這里,卻沒有任何反應。

“難道是我記錯了?”

洛鳴眉頭皺得深深的,心中不由大呼坑爹。

這么一枚毀天滅地的神器,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卻無法使用,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操蛋了。

淡定如洛鳴,也不由爆發出幾句現代式粗口。

很明顯,洛鳴并不是這個世界里的人,或者說他的靈魂不屬于這個世界。

這場穿越說來奇妙,洛鳴原本是一個二線城市里的普通設計師,為了給客戶趕出設計稿,熬了好幾個通宵,期間只是小小打盹了一會兒。醒來時,就來到了這古香古色的秋家大院之中,成了秋家的贅婿。

想起自己睡著前,胸口傳來的劇烈刺痛感,洛鳴知道,地球上的自己,多半是猝死了。

對于看多了玄幻小說的洛鳴來說,穿越這種事情,他接受的很快。

梳理了一番原主的記憶后,洛鳴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前幾天無聊時,翻出來看的,一本名為《超神通靈》的龍傲天玄幻小說之中。(此書純屬虛構)

更讓洛鳴吐血的是,自己所在的這個秋家,竟是在小說前期,得罪了主角的一個炮灰家族。

洛鳴一算時間,好家伙,自己穿晚了。

此時秋家已經把主角得罪透了。

在小說里,秋家的一個紈绔子弟因為調戲了主角的紅顏知己,跟主角大打出手。打不過主角,就找來了家族長老來找回場子,結果,長老和主角斗了個兩敗俱傷。

期間,主角的紅顏知己為了救主角,還替他擋了一劍,最后重傷不治而死。

敢殺龍傲天主角的女人?

那這秋家完蛋了鴨。

小說中,主角含淚逃亡,苦修八個月后,憑借超強力金手指,強勢回歸。將秋家上下所有人,盡數屠盡。

雞犬不留。

身為秋家的贅婿,洛鳴自然也是難逃一死。

洛鳴心里苦,沒想到自己剛穿越過來,啥都沒整明白,就被預定了死期。

不過,按照小說的進程,主角至少要一個月后,才能在山洞中找到他的超強力金手指。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玄幻小說中,總喜歡把各種寶物神器藏在幾乎沒有設機關的山洞里,等主角去發現。但洛鳴還是先下手為強,按照小說中的描寫,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在蒼岳山的一處隱蔽的山洞中,找到了湮天珠。

隨后把湮天珠和裝著容器一并帶回秋家。

方才,便是在給湮天珠認主。

可惜并沒有成功。

其實洛鳴也大概能猜到沒有成功認主的原因。

原因很簡單,因為自己是個凡人。

這湮天珠,在小說里可是毀天滅地、又能煉精洗髓的神器。這等神物,自然不是洛鳴這種凡人能染指的。

在小說里,主角得到湮天珠的時候,也已經是煉氣境第六層的實力。

小說的設定里,把這個世界的修靈者等級分為:

煉氣境、通靈境、御靈境、靈珠境、元靈境、圣靈境。

六大境界。

每個境界又分一至九層。

再往上,便是達到所謂的天人境界了。

只是這本小說,在主角飛升天界之時,就完結了。

再往上還有什么境界,洛鳴就不得而知了。

而令洛鳴頭疼的原因,則是因為,原主這幅身體的資質,太差了。

根本不適合當修靈者。

在原主的記憶里,原主曾經是一個頗有聲望的大家族里的一名闊少爺,也曾經找過無數的方法來改變體質,結果都沒有成功。

久而久之,原主也漸漸接受了自己一生為凡的命運。

在原主十七歲時,爺爺舊傷復發,也撒手去了,失去爺爺庇護的原主,便入贅于秋家。

一不能文,而不能武的原主。

在當了三個多月好吃懶做的上門女婿之后。

在一次吃水果時,噎死了!

噎、死、了!

大概這本小說的原作者都沒想到,他筆下的世界,竟有一個路人甲因為這種蠢蠢的原因死去。

而后,洛鳴便穿越而來。

接管了這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人的身體,也承接了他悲催的一生。

不過,雖然是廢柴開局,卻也不算太糟。

至少自己是看過原著小說的,也算是一種變相的預知未來。

自己也的的確確按照小說中所描述的那般,在山洞里找到湮天珠了。

原本主角要八個月后,才殺回來滅了秋家。如今他沒了湮天珠這一奇遇,也算是延緩了他復仇的腳步。

但情況依舊不容樂觀,畢竟主角的仰仗不止這湮天珠一種,真正令他變強的,是他戒指里的那個老頭。

只要有那老頭的存在,主角早晚要殺上秋府的!

在那之前,洛鳴只有兩個選擇。

要么,想辦法跟秋家斷絕關系。

要么,幫助秋家抵御主角的復仇。

很顯然,斷絕關系是最好的選擇。畢竟自古跟主角作對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看來,只有休妻這一條路了。”

之所以必須休妻,是因為這世界上有一種法寶,叫做“誅九族!”

這誅九族,可以根據一個人的血液,標記出與那人相關的九族親戚。自己若是不休妻,就妥妥的在秋家的九族之內。

小說中,那殺紅眼的主角,可是喪心病狂到把秋家的子孫分支都給殺了個干干凈凈。

不休妻,自己早晚還是會被主角給惦記上的。

正想著。

頭頂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洛鳴此時正在一處密室,密室的上方,正是他的房間。

就聽一個女子聲音傳來:“姑爺,你在房間里嗎?小姐讓您過去主廳一趟。”

洛鳴聽出,是他在這個世界里的妻子的貼身丫鬟的聲音。

“怎么偏偏這個時候來找?”

洛鳴嘟囔了一句。

看了一眼始終沒有反應的湮天珠,洛鳴無奈,只好把湮天珠收在懷里,起身出了密室。

而當他走后,桌子上原本沒有動靜的奇異罐子,忽的亮起幽藍色的光芒。

在那罐子之中,一滴血液正在被緩緩吸收。

·

在丫鬟南燭的帶引下,洛鳴來到了秋家的主廳。

秋家是天聞城中算是居于二線的大家族,內有家族修士,外有門派修士,市井生意雖然不大,卻也遍布整個天聞城。

光從秋家的建筑上來看,也是頗為氣派。

進了主廳,丫鬟南燭便跑到廳內一個長相絕美的妙齡女子身后,在那女子的耳邊輕聲低語著。

洛鳴看向那長相絕美的女子,她也正好看向洛鳴這邊。

一張典雅又不失仙氣的俏臉之上,卻有著一雙比起男子都不遑多讓的英氣眸子。

她看著洛鳴,不知南燭對她說了什么,她的眼神中露出疑惑的神情。

她示意洛鳴坐在她的旁邊。

這女子,自然就是洛鳴在這個世界的妻子。

秋挽棠。

洛鳴走上前去,從容的坐在秋挽棠的身旁。

待洛鳴坐下,秋挽棠才低聲問道:“你方才進我的密室了?”

想來應該是南燭告訴的她。

洛鳴聳了聳肩,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這六月天的,悶得慌,我又不出門,還不能讓我到下面去納涼么?”

原主因為在家族里飽受秋家人冷眼和嘲笑,久而久之,也就不愛出門。

俗稱宅男。

而妻子秋挽棠是個修靈者,那密室,便是她的修煉場所。

其中自然有著某種輔助修煉的陣法,普通人身處這種靈氣充足的地方,會感到十分涼爽。

而秋挽棠所擔心的,是洛鳴毛手毛腳。畢竟洛鳴不懂奇門陣法,一旦進入,很容易亂動密室里的東西,破壞陣法。而她早前也已經警告過洛鳴,不要隨便進入她的密室。

不過顯然,洛鳴并沒有聽進去。

秋挽棠雖然不滿,但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兩人成親三個多月了,洛鳴是什么德行,她還是很清楚的。

“你不要亂動我密室里的東西便好。”

洛鳴不作答,只是翹起二郎腿,拿起桌上的茶盞,兀自喝了起來。

洛鳴心中,不由為自己的演技打滿分。

這動作,這神態,簡直把一個紈绔子弟刻畫得入木三分。

他之所以這樣,也是為了更貼合原主原來的紈绔形象。否則突然間性格大變,任誰看了都要懷疑一番。

而且,他心中已有計劃要休妻,現在表現的越討人厭,休妻的時候,對方就答應的越干脆。

何況,扮演一個紈绔,也是很爽的!

洛鳴看了一眼桌子上擺著的一盤水果,端的是青翠欲滴,叫人食指大動。

心中不由感慨,這有靈氣的世界里生長的水果,就是不一樣,光看著就讓人欲罷不能了。特別是那葡萄,表皮光滑,顏色深澤。

洛鳴不淡定了。

不過他也不好下手去拿,那樣有失身份。

于是洛鳴裝腔作勢地干咳了一聲,對著秋挽棠身邊的丫鬟道:“南燭,過來,幫我剝個葡萄。”

南燭聞言,有些不愿。

她雖是丫鬟,但對于這個好吃懶做的姑爺,也是很不滿的。

她看向秋挽棠,卻見秋挽棠應允地點了點頭。沒辦法,南燭只好極不情愿地走過來。

在桌上的水果拼盤上,擰下一枚葡萄,剝給洛鳴。

洛鳴將葡萄送入口中。

任由那酸甜的汁水在嘴里爆開。

這酸甜。

得勁!

洛鳴完全入戲,不由抖起二郎腿。

秋挽棠見洛鳴這幅沒規矩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嫌惡。

但更多的是無奈。

兩人成親三個多月,同房不同床,更沒有什么感情。

這場婚姻,早在他們還在娘胎中時便定好,她沒得選。

何況,她答應過已故的爺爺,要照顧這個洛家的遺孤。

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里,一個男人,居然需要女人來照顧,實在荒謬。

不過秋挽棠也沒有怨言。

從小到大,只有爺爺對她最好,爺爺臨終前的遺言,她無論如何也會遵守。

盡管......這個洛鳴,文、武、商、情,樣樣不行。

根本是一無是處。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穿進書里當贅婿】
  • 第二章 【三叔壽宴】
  • 第三章 【誰靠女人吃飯?】
  • 第四章 【噬魂罐】
  • 第五章 【亂葬崗】
  • 第六章 【靈根的變化】
  • 第七章 【收邪祟,識秦烈】
  • 第八章 【馬岳林的酒】
  • 第九章 【煉氣境第一層】
  • 第十章 【何不休了我?】
  • 第十一章 【我會當一個好妻子】
  • 第十二章 【藥鋪】
  • 第十三章 【馴服邪祟】
  • 第十四章 【夏老】
  • 第十五章 【拒禮】
  • 第十六章 【再見秦烈】
  • 第十七章 【煉丹師左楓】
  • 第十八章 【模擬煉丹】
  • 第十九章 【收禮】
  • 第二十章 【尋師】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广东快乐10分乐彩时彩 北京pk拾猜冠军计划 一分彩彩计划群 股票指数产品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派 喜乐彩中奖规则奖金 北京11选5专家预测 炒股炒亏了60万想死了 金7乐走势图手机 时时彩北京pk走势图 股票指数如何盈利 宁夏十一选五官网 吉林快3一码遗漏 江西时时彩出号规律 今日甘肃快三一定牛